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28 Mon 2011 22:19
  • 靜心

喵:

阿老,很多人認為自己打坐是很危險的,尤其沒有明師的保護。或者是法的傳承。

 

阿老:依你自己的經驗呢?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喵:

我不再來地球了。

1這裏的毒化思想很可怕。

2這裏的毒化思想還傳染到空氣與河川、山地。這裏不再美麗。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喵:阿老,談談罪惡感。

 

阿老:

貓喵你幾個小時前,又被頭腦控制住了。你甚至還懷疑我說過的任何話,你甚至想刪掉那些話。因為你睡前有看書的習慣,你早上去逛大賣場,買了本新書,你通常不看大賣場的廉價書,也不會去翻,但無意中就是瞄到那本書,就買了。然後你看,你看到書中講的很多都是我傳給你的東西。你又動搖,你開機,又打算來試我是不是真的。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喵:阿老,談談說話的藝術

 

阿老:沒有什麼說話的藝術,這都是頭腦掰的東西。

 

喵:我想,很多人會反對你說的;說話得體或不得體很重要。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喵:阿老,談談孤獨吧

 

阿老:

孤獨起於你認為你只有一個人,你沒有人陪。你們分下來單獨的個體時,你認為你與別人是分開的。於是,你們無時無刻都想找人,依附著,彼此依附。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

阿老,昨天,我聽到友人告訴我一個真實的故事,有個久病而精神狀態極有問題的人,因為一個人的冷漠(我不曉得對方是有心還是無心),而自殺。

 

相同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親眼見過的一個人。那個人曾經是我的師兄,也是精神狀態極有問題的人,他被送來我們那兒。因為我們那群人那時住在一起每天打坐,討論高等品質、教理。他的親人認為我們或許可以用修行的力量幫助他,結果我們還是無法幫助他,他晚上睡覺會一直喊,喊得整山都聽得見,使人無法入眠。於是,三個月後,我們把他送回去。隔了不久,他就自殺死了。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老,我是個很容易用心智能力判斷、推理事物、計較是非的人。但是,我知道我內在一直有個渴望,我想活出「深層的愛意」。這個願意有如一個渴到將死之人,但我還沒找到屬於我的甘泉、定位。有時,我感覺我有那個體悟。但無法維持,我的頭腦一直插話,他習慣支配我,我也習慣被其支配。我不曉得該怎麼辦?

阿老
你們每個人,都想變成「愛」。你知道自己已飽受頭腦與情緒上的折磨,你知道必須轉化。但你不知道如何轉化。你們有些人,在運動中,在其他的休閒活動中,只要祈求,帶著你最熱誠的渴望去祈求。我們不會遺棄你,我們一直和你同一陣線。你做什麼事最平靜,我們越容易在當時給你東西。那種東西像是靈光一閃,但如果你忽略,那就錯失了我們想要給你的東西。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班時六點多,突然感覺到一股「夏風」,或許北部人感受不到,南部這幾天豔陽高照,傍晚的風微熙中帶股涼意,暢快卻不猛烈,一時整個人被這股風吹得空空蕩蕩的。

 

這種夏風適合在夏天傍晚,星星亮起來時,在田梗中吹拂。都市沒有田梗的地方很難感受到這種風。有時真的覺得城市根本不是文明,連要賞個風都覺太過奢華。

 

我大學在台北讀書,有時莫名其妙會一個人騎著車飆到陽明山,只為感受夏風的吹拂。我那時住陽明山國家公園裏面(還住免錢;祈禱上帝給的;祈禱是有用的,只要信任祂),為了吹風仍然是飆到附近某個山腰處賞風。燈熄掉就我一個人在黑黑暗暗的山腰吹風。陽明山鬼故事多,不過我也從沒遇過什麼怪事。我其實不怕黑,尤其騎山路喜歡關燈,看螢火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