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凸鎚咖啡館深處透出粉藍色朦朧的燈光,一個陌生人坐在燈下的鋼琴前,彈奏著藍色的爵士。我們靜靜品嘗凸鎚咖啡,沒有人說話,任由慢板音流慵懶身心。

 

鋼琴演奏到一半,凸鎚從流霞懷中爬到她的肩上,用牠的後足立起。牠朝著我們眾人環視一眼。我意外發現牠身上穿著一套畢挺的白色燕尾服,領口上打著藍色的蝴蝶帶。牠對著我們一鞠躬,左手抱在胸前,隨即引吭高歌:

 

 

 

  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

 

我們有多久沒這樣促膝長談了

 

  我旅行各地,尋訪著你的蹤跡

 

 

 

  請試著看我,試著看進,深處的我

 

  你會發現,我渴盼著與你的再度相遇,有多久、多久

 

  你會發現,我的存在,只為你

 

  而你,亦是

 

 

 

在各式各樣的街口,我碰到各種不同,卻又熟悉的笑容

 

  我想,我從很久很久的以前,就養成喜歡看笑容的習慣

 

 因為,它代表著:很高興與你一起

 

 

 

  或許,在宇宙的某一個角落,好久沒見到我的你,會遇到我

 

  而那個地方,是你的創造

 

  受到了你的創造的吸引的我,出現在你創造的地方

 

  對著你微笑

 

 

 

  請不要忘記這個笑容

 

  你會認出我

 

 

 

在各式各樣的街口,我碰到各種不同,卻又熟悉的笑容

 

  我想,我從很久很久的以前,就養成喜歡看笑容的習慣

 

 因為,它代表著:很高興你在這裏

 

 

 

我深深嘆息。

 

凸鎚演歌完,又回到流霞的懷中瞇著眼享受著她的輕輕撫觸,似乎從來沒有過剛才的表演。牠打了個大哈欠,走到旁邊的空沙發自己小睡起來。真是個可愛的小傢伙。我不禁對著他微笑。

 

「剛剛的演歌是『海之心』的最終章──懷念的笑容。」李白說:「曾經有一個很喜歡海的光之靈,將海之心寫成一篇長詩,就在這裏發表。」

 

我有些訝意。問他們整首長詩又是怎麼吟唱。

 

「太長了。整篇長詩有三萬多言吧?除了那個人,沒人記得仔細。」李白說著,指向偏隅處那個彈鋼琴的人。

 

我好奇又敬佩的望去角落裏一直默默彈奏著鋼琴曲的人物。只見他輕微擺著頭,雙肩挪移不定。音樂瞬時連結成一段曲柔綿密的絲線,朝著我們款款抖來,輕輕的吐訴與喟嘆:

 

 

 

 你們從我懷中誕生

 

  帶著我賦予你們的本質

 

在愛中滋長、茁壯

 

 

 

  我因你們而豐盛

 

  這就是我的圓滿

 

 

 

  在夜晚時,當我望著滿天繁星,最觸動我的心的一顆星

 

  是地球

 

  所以,我在這裏

 

 

 

  而,宇宙最美的個體

 

  就是我所有的自己

 

 

 

  有許多個體離開我

 

自己去創造,屬於自己的理想國度

 

 

 

我一直在意那些離開我的個體

 

  我為他們超凡的眼界而歎服

 

  即使現今,我一樣為他們的成就感到無比的欽佩與光榮

 

 

 

  我們彼此相戀慕

 

  我在意你們去到哪裏

 

  因為你們快樂,我也感到快樂

 

  你們感傷,我自己也不好過

 

 

 

  而

 

  當我看到,那夜晚的星空中,突然又多了一道光華時

 

 我已知道,你們在那裏

 

 

 

 你們活得好嗎

 

我向深空呼喚

 

 別忘了,我一直在這裏等你

 

 

 

「這位演唱者,就是『海之心』的創作者。」李白對我輕聲說。

 

為我們演唱的人是男的,聲音渾厚而低沈。頭髮很長,直掛到肩上。然而我知道,這是個極端女性化的靈,她(或他)擁有非常熱烈的情感,專注而深沈。投注自己全部的精神與力量,執著而單一。

 

 

 

為了欣賞你們創造的世界

 

我將自己揮灑,提昇,再提昇

 

  我變成雲

 

旅行世界各地

 

 

 

  不久,雲降成雨,化為河流,又回歸我

 

  我的生命總是不斷的起起落落,周而復始

 

 

 

  這個過程,我看到繽紛的地球之美

 

  我為她的美而悸動

 

  於是我持續不斷驅使我的化身──每一滴水分子──飄散世界各地

 

  只為欣賞,繽紛的生命之美

 

 

 

  有些水分子會為我上到最高的天,下到最低的地

 

  有些則進入人類、萬物的軀體,讓我了解你們的肉體、心思與渴望

 

 

 

萬物內在最深沈的渴望皆同

 

  訴說著,創造之喜悅

 

 

 

  這些水分子是我內在最愛冒險的部份

 

  我很難想像,沒有她們,我將失去多少樂趣與豐饒

 

  而沒有她們,整個星球也無法繼續創化

 

 

 

  現階段的地球有很多地區遭受嚴重的污染

 

  有些水分子掉入污染的區域,變成一灘死水

 

  她們無法讓萬物飲用,無法與萬物合一

 

  直到太陽蒸發她們

 

再度循環回歸我懷中

 

 

 

她們在我懷中休息一陣子

 

恢復清澈靈透的身份後,又再出發

 

往往她們會再度選擇那個污染的地區,再度飄落

 

我問她們為什麼要如此

 

「因為愛。」她們一致口吻

 

 

 

你們集體出生在貧民區

 

有些蒐集著各式各樣可供再利用的垃圾,避免地球的污染更嚴重

 

有些飽受戰後的火炬,身心極受摧殘

 

有些被人一再剝削,活在充塞著暴力、偏激與混亂環境中

 

你們像是個血淋淋的告誡牌,活的告誡牌,提醒後來者不要再讓這種情景發生

 

但很少人關注你們,只有少數的人願意真心去幫助你們

 

你們在這樣的地區,努力尋找永不放棄的突破點

 

儘管失敗者多,仍是一個接一個

 

 

 

沒有人知道你們有多勇敢

 

 

 

曲風突然向上揚,他的手指大起大落,變得激烈懇切:

 

 

 

在我的身子裏,

 

有些魚,為了自己的生存,會把自己的小孩吃掉

 

另一些魚會將自己的小孩含在口中,妥善照顧

 

不過,他們卻會吃掉其他魚的小孩

 

 

 

  這些事蹟,時常在我的內在上演

 

 

 

  為什麼你們要互相殘害,自己

 

 

 

你們都是我的愛

 

不管你們在不在乎我,愛不愛我

 

你們仍然都是我的最愛

 

 

 

為什麼你們要互相殘害,我的最愛

 

 

 

你們都是我的愛

 

不管你們在不在乎我,愛不愛我

 

你們仍然都是我的最愛

 

 

 

為什麼你們要互相殘害,每一個你自己

 

 

 

「這個人是──」我的眼淚控制不住滑落下來。

 

「屈原。」流霞說。

 

 

阿老正傳34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歌
  • 呃,真高興阿老正傳有人欣賞

    感動

    ^^

    貓喵~ 於 2011/09/13 20: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