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說著,她攜著我的手,要我閉上眼睛,想像流霞,等到她要我張開眼睛時,我們已在咖啡館內。原本人煙稀少的咖啡館突然坐滿了人潮,卻沒有一絲吵雜聲,非常寧靜。陶淵明極為熟識的帶我走過來之前我所在的座位。我微笑向莊子等再度寒暄。坐定。陶淵明坐在我旁邊,一一指著某個座位的某個散發著非常潔白光芒的靈魂,介紹是來自哪個星球。我不記得這許多,但能感覺咖啡館內的雰圍與之前相較下,變得更為優雅舒適。

 

水姬單人坐在咖啡館深處的鋼琴前。突然,強光一打,她的旁邊又出現了許多演奏者。有拉小提琴的,有彈豎琴的,有吹黑管的;流霞也在其中,難怪剛剛沒有瞧見她。她負責的樂器我並不識得;偌大演奏團體,有七、八種樂器連搞音樂的我都沒見過。

 

水姬站了起來,向所有觀眾欠身,復坐下,沒有說什麼,輕幽飄渺的音樂乍時極有默契的從他們手中漫向觀眾。

 

原本我以為「海之心」只是首長篇詩作的演唱,但顯然我誤會了。她也可以是一首集體情感的共同呈現──藉由音樂演奏。我沒有聽到任何支字片語,只有一陣接著一陣的情感脈波,不斷的向著觀眾席中的我捲襲而來。初始是輕柔的,後來情感越發深邃強烈,轟得整個人醉醺醺的。一股喜悅的狂潮載浮著我,邀我與她一起徜徉。我被這股暖流簇擁,翻覆、打旋、飄揚,又下蕩。我整個人隨著脈波滑了下來,突感身後一湧,又被推高上去。一層推高一層,輕快的水珠驀然往身上一淋,整個身子隨即不見了。我化成一股深沈的意識,流向與座所有的人。我知道他們對我也是如此。我了解自己與他們有著非常深刻的聯繫與相戀的情感,我與他們一起徜徉在對彼此深刻的愛意中。我們彼此撫觸、融合,化為一體,然後一起盤旋。最後,整個咖啡館內只有我,這個我不只一個,而是多種愛的融合體。我們一起為自己的豐富而歡唱,也為多彩多姿的不同性而喜慶。我深愛著每一個我,也知道每一個我也同我愛他們一樣深愛著我。

 

 我不知道自己沈浸在如此強大、深廣、喜悅的愛源中有多久。只知道自己再度擁有獨特的個體意識時,我望向每個人,彼此微笑。音樂已進入尾聲,水姬緩而柔的歌聲也在此時響起:

 

 

 

  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

 

我們有多久沒這樣促膝長談了

 

  我旅行各地,尋訪著你的蹤跡

 

 

 

  請試著看我,試著看進,深處的我

 

  你會發現,我渴盼著與你的再度相遇,有多久、多久

 

  你會發現,我的存在,只為你

 

  而你,亦是

 

 

 

在各式各樣的街口,我碰到各種不同,卻又熟悉的笑容

 

  我想,我從很久很久的以前,就養成喜歡看笑容的習慣

 

  因為,它代表著:很高興與你一起

 

 

 

  請別忘記這個笑容,你會認出我

 

 阿老正傳(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