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觀眾一一離開了,他們寧靜的在此欣賞,寧靜的離開。只留下我和水姬、流霞、莊子等人。

 

 我們都沒說話,海之心的餘波仍在我的體內共鳴激蕩著,我的意識仍在擴展,伸及到宇宙每一個角落。我知道宇宙的每一樣事物裏面有我,而每一樣事物也在我裏面。如同沙漠中最乾燥的區域裏面有水,而水底下有沙。當我以著一顆深沈的愛觀看自己時,我看到宇宙每一樣事物裏面的水分子,也響起和諧的共振,使整個宇宙歡欣、跳躍。而當宇宙中有一樣事物失落、自棄時,我的體內便會產生一陣撕裂的痛楚。

 

 每個人彼此息息相關。

 

 

 

 凸鎚咖啡館仍是載著我們在宇宙中飄蕩,偶而有來自宇宙中不知名星球的人士上來喝咖啡。儘管我們彼此長相、膚色、語言的不同,但我們均深深珍惜每一刻相遇的緣份。我們尊重彼此,也互相分享彼此的生活點滴。

 

 在流霞告知我,快到行程的最終站時,我看見一顆寶藍色的亮麗星球,正朝著我們逐漸逼近。流霞說,我們從這裏起程,雖然延著直線出發,最後,仍是回到這裏──地球。

 

 她告訴我,不管我有沒有體會或領悟到「海之心」,旅程已經結束了。所以,我可以回去了。

 

 「妳會一起來嗎?」我不捨的問她。

 

 「在海之心的眼裏,距離是不存在的。」

 

 我默然,透過體悟海之心,我已經了解,任何距離都阻擋不了愛。我知道不管我們彼此身在何處,終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分享著彼此的一切。

 

 與他們話別,對我來說不挺容易。然而就如同我信賴他們可以過得很好,他們也信賴我可以過得很好。所以我學習著不以悲傷的情緒看待離別,互道了祝福,走出沙灘上的門。

 

 我走到蘆笙老師父的家,婦人們正在炊煮午飯,對於我的「消失」,他們未曾查覺,親切的招呼我吃午餐。餐時老師父意味的看著我,說我變了。他不知道是哪裏變了,但總之不太一樣。我微笑。我想起他教我製造一件樂器時,必須將自己所有的精神與情感皆投入進去的用心,何嘗不是「海之心」。每個人終其一生,以著不一樣的方式,尋求著相同的心。

 

 又在這裏待了一個禮拜,我告別老師父與村民。臨行前,我用老師父傳授給我的技巧,做了一件蘆笙,並當著他與村民的面前,吹奏「海之心最終章──懷念的笑容」。吹奏到一半,我已泣不成聲,無法再吹奏。

 

 

 

 ☆ ☆

 

 

 

 回到台灣家裏,我與愛妻分享此行經歷的所有一切。她告訴我,她的確夢到我與一個「裸女」開心的在沙灘上談笑。她已不記得那個裸女的樣子,但當時的她確實很生氣。至於流霞,她好幾次在夢裏曾經遇見,她總愛帶她四處遊玩。妻子感覺她們比一般親姐妹還親,那種親蜜的熟識感,甚至超越與我兩性關係。她說,在我知曉流霞這個靈之前,流霞已在夢中向她透露可能來當我們的女兒。

 

 她敘說的同時,我饒有意味的看著她的肚子。她則對我扮個鬼臉,笑說「沒有」。

 

 「或許是時候還沒到吧?」我對她笑說:「我看天助不如人助,讓我們來盡盡人事。」她微笑的躲避我。

 

 不知怎地,我養成喜歡在陽台上看星星、吹晚風的習慣。我也常將餐桌移上陽台,與愛妻就著月光吃晚餐。愛妻很喜歡這樣的格調,她甚至建議沒雨的夏天,可以讓她在陽台上就著滿天的星辰吹著柔柔的晚風睡覺。而我也讚同她,我知道這對她是好的,她喜歡接觸大自然,這是每個靈魂的天性。我甚至買了露營用具,陪她在陽台、野外露營。

 

妻子常陪著我一起觀賞寧靜美好的夜空。她總愛依偎在我懷裏,問我哪顆星球的人是怎麼過活?「你猜現今流霞是在哪顆星上?」

 

 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在這麼美的宇宙中,我能與她在一起,真好。

 

 以往我從不幫忙做家事,現在有空便會幫忙做這做那。我的腦子不時會有新的想法,如何將家裏弄得更舒適的念頭,我將這個念頭告訴妻子,並聽取她的建議,她的回應是喜孜孜的親吻我一下,說「好」。她說我此行回來,人的確變了,變得更浪漫、更體貼,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生氣起來訓喝她,不講道理。

 

 對我來說,這一切的轉變是自然的,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我。況且,人與人相遇的緣份真的很不容易,現今的我,不會傻到像以前一樣,運用苛刻哧責的手法去對待每一份愛的關係。相反的,我知道只有愛才能吸引愛。我答應自己,終其一生,選擇活在愛中。

 

 

 

☆ ☆ ☆

 

 

 

 再見到流霞時,是半年後的一次夢中。她告訴我,她將去投胎了。我非常高興,告訴她我非常歡迎她,「光之眼我也幫妳保存得好好的。」

 

 「送給我另外的靈界友人吧。」她一逕是那麼燦爛的笑容,「你慢慢朝著成為一個沒有印痕的父親的道路前進,而我也為你感到驕傲。此行,主要來告訴你,我將對你食言了。我會來投胎,卻是選擇不同的父母。」

 

 「為什麼?」我極為失望。

 

 「為了愛。」她說,朝著我揮揮手,身影漸漸遠去:「為了彼此。」

 

 「我和妳媽媽怎麼辦?」我著急的趕了上去。

 

 「你和媽媽會過得很好,但,還有比你們更需要我的人在等我。」她聳聳肩,「宇宙總是充滿著驚奇,不是嗎?」

 

「妳不能這樣子對待我們!」我大叫:「即使妳不待念我們,還有凸鎚,凸鎚怎麼辦?」

 

「凸鎚當然和我一起過來啦!在適當的時機,她仍然會是我的寵物與最親蜜的玩伴。」

 

我還想問她更多事,然而她已失去芳蹤,週遭我還能聞到她身上的淡淡香息,但她就這樣消失了,而從此,我與妻子都沒再夢過她。

 

我還是很想念她,甚至,只要有同事或親友生了小寶貝,我與妻子都會特地趕過去祝賀。我會很仔細的端詳小寶貝的眼睛,想從其中找尋熟識的眼眸。不知是我的想念所造成的幻影,我覺得每個小寶貝都有流霞的影子。

 

 

 

妳在哪裏,妳究竟在哪裏?

 

我旅行各地,尋訪著你的蹤跡……

 

 

 

水姬的歌唱不斷的在我腦海裏湧現,甚至當我走在路上,乍然聽到孩子們清亮的笑聲,我都會轉頭去瞧。看著孩子天真無邪的嬉戲,不知不覺,便會幻想其中的女孩子之一變成流霞,然後,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變成了流霞。進而一想,她也有可能此生是男的,就像水姬投生為屈原一樣。於是,所有的孩子都變成了流霞。所有的流霞繞成一圍互相牽著手唱歌跳舞。往往使我整個人痴了。

 

 

 

二○一四年仲夏,清晨的陽光照耀得人暖精神舒爽,我攜著女兒,陪同妻子一起到菜市場買菜,看到一個老人在市集上送養幼貓。

 

女兒極為興味的圍著老人打轉,拉著我的手說他覺得其中一隻幼貓似乎和他很投緣,她想領養牠。我與妻子互望了一眼,她微微點頭,孩子大聲歡呼,將她要的幼貓抱起,輕盈的撫觸。幼貓本來擠在貓群裏,全身打顫,與牠的兄弟姊妹推來鑽去,咪咪叫個不停。此時卻在女兒懷中安穩的睡著,當女兒伸出她的手指碰觸牠的小鼻尖時,牠伸出小舌頭舔她,弄得她咯咯大笑。

 

「凸鎚!」老人沙啞且熟悉的聲音,「這隻貓叫凸鎚!」

 

我大驚,望向老人,登時產生不少疑竇。眼前這個我初始不怎在意的老人,竟然有股說不出的熟悉感,似乎曾在哪裏見過。他的背後立著一個牌子,寫著:生命總充滿著驚奇。我看向牌子,又望望他,內心不覺昇起一股親切感,卻又不太確定他是否是我心裏所想的那個人。

 

「大概有六年沒見面了吧?」他跟我說。

 

我心裏登時歡喜得爆炸:「你是阿老,你是阿老!」我指著他大叫,引來旁人側目的眼光。

 

他點頭微笑:「是的,我還在。」

 

我緊緊握住他的手,不爭氣的淚腺竟然酸了起來,我不顧旁人異樣的眼光,只是對著他哭泣。

 

妻子邀他到家裏做客。他說等幼貓分送完自會過去。我極不願意與他分開,倒是妻子與他連同哄說,我才半走半回顧與他短暫話別,告訴他,會準備大餐等他過來。

 

 

 

回到家裏等待時,我的身子不聽使喚的一直發抖。聽到門鈴聲,我想站起來衝上去,但發抖的身子卻是動不了。妻子招呼他進來,談笑中,他風采依舊,舉止仍是充滿著詳和高雅氣息。

 

好一陣子我才能正常說話、動作。

 

「這幾年你又去了哪裏?」恢復正常說話的我,發覺自己仍是和以前一樣,有著不停的問題,不覺對著這樣的自己好笑又慚愧。

 

「這兒走走,那兒看看。」他說。女兒對他完全不感覺陌生,說要坐在他身旁,並自動夾東西慫恿他吃。看著她哇哇大啼長大至今,我與她媽媽都還未能享有過她現在對阿老的熱情。

 

「我一直沒有好好的謝謝你。」我由衷的說,帶著半強迫的打趣:「所以你必須在我家住上一陣子,讓我可以好好的謝謝你。」

 

他微笑:「我只是來送貓的。再說,我什麼山珍海味沒吃過。」

 

飯後,我邀他到陽台一起欣賞夕陽,我們四人併肩坐在陽台吹晚風,感覺人生的暢事莫過於此。

 

阿老告訴我們,凸鎚咖啡館現在由屈原代為管理,不過招牌咖啡已成為絕響。屈原不擅長調理咖啡,所以咖啡館如今已改成茶館,喜歡海之心的人管那茶館叫「水姬的店」。這個流動型茶館仍在宇宙中不斷的穿梭著,招呼來自各方的旅行遊客,提供一個心靈的憩站。

 

李白,因為上次的光劍之舞,被好幾個宇宙中的意外遊客瞧見,受邀去全宇宙巡迴公演。

 

莊子,駕著他的大鵬鳥不曉得遊歷到何方。

 

諸葛亮,流霞不再比鄰後,乘著他的白羽舟進入黑洞,被吸往另一個宇宙中。

 

陶淵明,仍在香格里拉,常到水姬的店幫忙屈原招呼客人。

 

「流霞呢?」我迫不及待的問。

 

「聽我老爸說,『光之眼』是你送的。」女兒突然將掛在胸前的石蛋取出來對著阿老說。

 

「妳喜歡嗎?」阿老撫著她的頭問。

 

「喜歡。」女兒抬起頭對著他笑說,「老爸說這顆石蛋能孵出我的夢想。」

 

「妳的夢想是什麼?」

 

她想了想,撫了撫懷中的貓,指著天空說:「我想遊歷整個宇宙,當個宇宙導遊。探訪各式各樣的人物與星球。」

 

阿老對著我微笑說:「至於流霞。或許,她早就在你身旁。也或許,她和你一樣,仍在尋訪著她的姐妹弟兄。」他的話透過晚風的傳送,變得透明而溫柔。

 

我看看女兒,又看看她懷中的貓,心情不由的激動。遙望天際,星星一個接一個亮了。

 

 

阿老正傳(後記:話阿老)

 

海之心(後記)

 

 

~End~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