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心(一)

 

 我活在地球已經有好幾個世紀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只知道自己存在。

我喜歡存在的感覺;那是一種喜悅的感覺。

這種感覺,從不曾消失。

 

 直到有一天,我聽到許多聲音對著我說:「海。」

 看到許多影相指著我說:「海。」  

 於是,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海」。

 我是海。

 

☆ ☆ ☆

 

  這是另一種奇特的感覺。

原本我以為大家都一樣,然而,他們卻說我是海,與他們是不同的個體,不一樣的存在。

我才知道,我和週遭不一樣。

 「如果妳是海,我是沙。那麼,我們不能再是從前那樣的關係了。」沙說。

 「什麼關係?」

 「我是妳,妳是我。」

 我沈默。

 「那麼,誰和我一樣?……,就連……連風、太陽,也不再和妳我一樣。」

 我突然有一種孤單的感覺,儘管我們多要好,多麼分享彼此,也沒有一個個體和我一樣。

恐懼突然從我心中爬起,敘述著,如果我不夠好,就會被拋棄。因為,週遭已不再承認我們彼此一樣、我們彼此一體。

 「那麼,你能告訴我,到底我長得什麼樣子?我……美嗎?」我問沙。

 「我不知道妳美不美。可是,妳知道的,我從心底很喜歡妳。」

 「那麼,不管以後我變得怎樣,你都要喜歡我哦。」

 「嗯。」

 

 為了獲得沙的歡喜,我每天用自己的身軀去洗淨他每一寸的肌膚,我的努力獲得他的回應,他告訴我他最喜歡的是我,因為我是最為他的身心著想的個體,不像有些個體只曉得利用他。

 忽然我有一種不真切的感覺,一開始這一切都是自然的,我自然的會去做出愛護他的舉止,因為我是他,他是我,是我生命中的一切。

我不去愛護自己又該去愛護誰?

 可是如今,這些自然該有的品質,已變成了「好」。

 因為我對他好。

 因為我的好,所以他也對我好,喜歡我。

 

 我們已是不同的存有。

 

☆ ☆ ☆

 

 沙告訴我,在他的內在,也有一個形體像我的存有,只是,人們管那個個體叫「死海」。因為那個海把自己封閉了,所以她已經死了。

 「我們不管怎樣,都不能把自己封閉。」沙說。

 我陷入沈思,因為我知道,儘管自己龐大的身軀佔據了整個星球,可是,我仍是封閉的,只是他們看不到我的封閉。

或許是因為我龐大的模樣遮蔽了他們的視線,超出了他們的認知,所以他們認為我不是封閉。

也或許,是因為……他們沒有看見真實的我。

 一旦,他們認識真實的我,那個也是封閉的我,

 「妳怎麼了?」沙問。

 「我們,不能再呈現真實的自己了。」

 「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你,你不是我。」我說。

 因為,我害怕一旦你知道真實的我之後,你不會再喜歡我。我的心說。

 

☆ ☆ ☆

 

 曾經,我非常了解沙,了解自己、萬物。如今,我不但不了解沙,也不了解自己、萬物。

曾經,我覺得是很自然的事,如今,開始困擾我。

 我開始覺得人類放在我身上的東西很髒--他們的糞便、垃圾、工廠製造的污水……

 難道人類不知道,不能這樣子對待其他的個體?

 我不能適應。

 以前的我,不是這個樣子。

以前的我,接受並包容這一切,沒有好與壞。

不,我根本不知道好與壞。

 

如今,感覺這一切不僅瑣碎,而且煩心。

 我的脾氣漸漸不好。有時會沒來由的生大氣。

 有許多人因為我的脾氣而害怕,不敢再接近我;更有的,消逝了。

 這些消逝的人,原本是最信任我的人。

他們信任我不會傷害他們。

他們很親近我,喜歡在我身上遊戲,以為我也會親近他們。

 然而,我卻將自己對自己處境上的不滿,全部發洩在他們身上。

 

 他們如此的親近我、相信我--

 而我,卻控制不了自己煩雜的心緒。

 傷害了最信任我、親近我的人。

 

☆ ☆ ☆

 

 曾經,我試著委婉告訴不斷對我予取予求的人類,不能再這樣對待我,那會使我受傷。

可是,人類不理會我真心的表白。

 於是,我抖起高浪生氣他們傷害我的舉止。

這個舉止,使人類控告我,說我使他們驚嚇、受傷。

 我們非但不能表達心中的憤怒,也不能將我們心中不好的感覺呈現出來。

 沒有人會去面對不好。

 我學會了。學會不再去呈現自己的心。學會隱瞞我自己。

甚至,學會以另一種偏激的方式偽裝自己。

 

 人類開始意識到我的不滿。他們開始防備我。

 他們築起一道高牆,躲進牆內,不再理會我。

 

他們害怕我,因為我的偏激表達方式,使他們躲我。

 為什麼不能去感覺?

 細膩的去感覺──

 我。

 

 我歇斯底里,稍微不順心就情緒爆發。

久而久之,我變成了人類口中,一個反覆無常的個體。

 

☆ ☆ ☆

 

 有許多人因為我的歇斯底里,失去了生命。

 我不斷自責,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想讓自己徹底的消失。

 「那麼,」沙說,「那些需要妳的個體怎麼辦?尤其是--我。」

 需要──

 好久好久沒有這種感覺。讓週遭一切需要的感覺。

好美的感覺。

 「然而……我已經變了,」我泣說,「變得不再那麼美好,而,這樣的我……還能再被需要嗎?」

 「我曾經告訴妳,我的內在那個死亡的部份。我內在相似於妳的部份,我讓她死了。所以我必須從妳的身上、妳的舉止、妳的心、妳的存活、妳的一切,去憶起這個曾經屬於我的失落的國度。

而,妳的存在,就是幫助我,幫助我了解自己已失落的那個部份。」

 

☆ ☆ ☆

 

 我不知道,我還是討厭自己,想逃離這一切。

 雖然仍有喜歡我的人,還有沙、風、太陽這些真心的朋友。

 我仍然知道自己因為控制不了情緒,一直傷害週遭。

我不夠好。

 

 我告訴沙,他把我想得太完美了。我又告訴他,我其實也是封閉的。

所以,關於他失落的那個部份,我恐怕無能為力。

我轉身離去。

 「妳,在讓自己枯竭!」

 「這是目今的我所能想出,使自己不再去傷害的最好辦法。」

 我退怯了,我的心說,以前你認識的我,從來不退怯……

 我沒告訴沙,我了解他內在的海是怎麼死的--那種要將自己完全封閉的心境。

 我將所有的自己散布在天空。

 

☆ ☆ ☆

 

 這裏好黑,好黑。

 有一段時光,我常潛入自己的深處,和她一起玩。

當時的她,不會躲我,不會用黑暗的布幕躲避我。

 後來,我被外面的風、沙、雲、太陽……吸引,我離開她,完全沈浸於外面的一切。

 偶而我會想到她,我回來,卻見她灰了一層。

而後每每回來,她的顏色就加深一層。

然後,我就完全看不見她了。

 她消失在一個,我自己無法查覺到的地方。

 

☆ ☆ ☆

 

 以前的我,從來不知道冷漠與拋棄的滋味。

而今,我了解了。我了解為什麼我看不到她。

 因為她也受到我的冷漠與拋棄。

 

 最後我能擁有的,只有自己。

 

☆ ☆ ☆

 

 我真的是反覆無常嗎?

 過往的純真、歡笑、美好……,彷彿正在一點一滴的消失。

 我不曉得該如何面對自己。

 

 在黑暗的世界中,我哀嚎、哭鬧、憤怒、咆哮……直到全身再沒有一絲的精力。

 恍恍惚惚中,眼前,漸漸顯現一道微弱的光。

 我又看到她了。

 不管我變得怎樣,她都在那裏。接受、包容我一切的好與壞。

 我覺得很平靜,很安心。

我在她的懷裏痛哭一場,然後,很脆弱的睡著了。

 

☆ ☆ ☆

 

 醒來時,她告訴我,重來一次,重新,再來一次。

 我不想回來,只想在她的懷裏盡情安睡。

 她沒再說什麼。

 

我在她的懷裏待了一段輕鬆悠閒的時光。

驀然,我想到沙。

我想到他現今到底過得怎樣。

我與他分別好久了,現在的我,過得很好,但我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眼前浮現一幕景象。

我看到沙。

他在那裏,他的顏色很灰暗,他過得不好。

我的內心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悸慟。

使我哭泣很久。

我的內心攀昇起一股渴望。

我告訴她:請給我再一次機會,喚回我所愛。

 

☆ ☆ ☆

 

 「妳回來了。」

 「是--」

 沙大病一場,他看起來很疲倦,他沒有以前的光采,變得很黯淡,就如同沈睡時的我。

 「以前的我,他們稱我為貝殼沙,擁有著七彩的外衣。」沙彷彿看透了我的心思,「而地球,曾經在妳沈睡時,死亡過一次。所有的貝殼都不見了,所以我,也變了。

那時,太陽不再,天空沒有光彩,恐懼籠照整個星球,生物相繼死亡。

妳不會知道,失去妳,這個世界變得多麼可怕。

妳不會知道,失去這一切,孤獨的自己有多麼不美好。

如果能再一次,再一次讓我看見當初的人們,讓他們的雙腳歡欣的奔跑在我的軀體上,與我分享著彼此的生命。

只有一次,一次也好。

我都會感激這一切。

即使是那些,曾經一再利用並剝削我的人──

只要一次,再一次讓我們彼此邂逅。

一切將會不同。」

 

☆ ☆ ☆

 

 「你會恨我嗎?」我問沙。

 「我曾經恨過。

可是,在心底深處,我知道,這是愛的另一面,以愛為基礎,滋長的,另一種極端。

我恨過了,而今的我,

寧願選擇,愛。」

 

☆ ☆ ☆

 

 我不知道沙的病是因為我或是人類的對待。

 但他和以前有明顯的不同。

 在破敗的外表下,隱含著一顆清明而智慧的柔軟。

 然而,也因為我的沈淪,他也失去了生命中,應有的光采。

 

 「這個星球,失去任何一樣事物,都是缺憾。」沙說。

 

☆ ☆ ☆

 

 如果,還有一次,僅僅一次。

 

☆ ☆ ☆

 

 請試著看我,試著看進,深處的我。

 你會發現,我渴盼著與你的再度相遇,有多久、多久。

 你會發現,我的存在,只為你。

 而你,亦是。

 

☆ ☆ ☆

 

人類又出現了。

  「人類,依然沒變。」風說。

 我不知道。

 然而,我又遇到了與當初一樣,相同的課題。

 沙說我的脾氣明顯的有了改善,我不再因為人類對我不好的作為,而失去控制。

 ……

 不。只是我不願再去抉擇失去與傷害。

失去、傷害,自己。

 

☆ ☆ ☆

 

 今天有人自殺。

 他讓我想到當初欲將自己埋葬,無所適從的時刻。

 他的心滴洫著,激盪一種聲音。

 我了解那種聲音。

我以前也曾經滴洫過這種聲音。

即使現今,我的內在偶而也會發出這種聲音。

我了解他的週遭,很少人會理會他的這種聲音。

 

可是,我無法幫他。

因為,很多事情的真正癥結,

在於自己。

 

☆ ☆ ☆

 

 我怔怔的看著他投入我的懷中,怔怔的看著他對自己的生命做出最後的選擇,怔怔的看著他最後的掙扎,吐出最後的一口氣。

 他的家人趕到我身旁,哭嚎著,要他再回來。

他們怨恨我,因為我的存在,使他們失去了最親愛的人。

 我靜靜的。靜靜的……

 

☆ ☆ ☆

 

 風起了,風中透露著徬徨與不安。

 今天,又有人自殺。

 那個人慢慢走向我,帶著一顆破碎了無生趣的心,全身顫抖,喃喃自言。

 我的身軀覆上了他的胸膛。

 他停住,淚水突然從他的眼中湧了出來。

 靜了很久,他拖著氣弱的身軀逃回沙灘。

 封閉在他情感下的那顆沈重的心,仍是不想生存。

他並不覺得生存有任何價值。

 

「不要接近我!」我吼,激起高浪,逼他後退。

 他往後躲,跌在沙上,怨恨的望著我。

 「不要再接近我!」我看著他,泣了起來,「不要再接近我……」

 他淒楚的望著我,良久……良久……

 他轉身,拖著長長的背影離去。

 

 我知道,他歡笑的臉孔,將成為我最美的回憶。

而他,不會再親近我。

 

☆ ☆ ☆

 

 我變了,變得離群索居,變得不想再與外界接觸。

 太陽、沙和風,都很恐懼,恐懼我會像以前那樣,將自己埋葬。

 他們對我說,我不能單獨的走,就像他們不能單獨的走。

他們說,雖然我們彼此不一樣,可是卻又息息相關。

如果我們失去了哪一方,其他也必將死亡。

 

 我沈默。

 我看著沙。

 我知道他其實沒有比我好過。人類對他的摧殘尤勝於我。

 沙擁有我所沒有的忍讓、包容、耐心、關懷等等品質。

 他是個好老師。

 

☆ ☆ ☆

 

 太陽今天跟我敘說一個悲劇。

 他從一群人身上,讀出一段訊息:想了解,什麼是窮途末路。

於是,他和沙就共同讓那些人,發生饑荒。

雖然有慈善團體的援助,可是援助的物資,大部份,扣在自私自利的人身上。

於是,這群人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他說,有一天我會了解,那些死在我懷中的人,是出自自己的選擇。

他又說,那些死在我懷中的人,是想了解什麼是驚慌。

於是他們會在我失去理智的時候親近我。

如果他們戰勝不了內在的恐懼,就只有死亡,因為勇氣是生存的第一要件。

他說。那些沈沒的船,存於其上的人沒有戰勝恐懼,

因為船上的人都在互相指責,誰膽小、誰自私、誰逃避……

 

 就因他們有著面對恐懼的課題。

 宇宙沒有意外。他意味深長的作出這個結論。

 

☆ ☆ ☆

 

 他的話語就如同他自己,特別窩心。

然而他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站在人類的角度,不會希望我失去理智。

 

 以前,我總以為,生存只是生存。簡單自然。

我不知道生存要戰勝什麼,也不知道生存需要「勇氣」。

我們已經變了。

 

☆ ☆ ☆

 

 太陽又對我說,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經自爆過好幾次。

 那時我仍在混沌階段。而他已經看出彼此分別,彼此不一樣。

他和現今的我一樣,不曉得自己的存在究竟為了什麼。

徬徨無措,漫無目標。

 於是他就自爆。

 

 而每次,總像宇宙在對他開個大玩笑。

那些殘骸碎片,總在某個特定的時刻,漸漸聚集。

 然後,他又發現,他仍在「這裏」。

 

 而,他最後一次的自爆。

是宇宙,將他孤零零的放在某一個角落。

任由他,哭泣著我們的出現。

 在那個黑暗的角落,他整天以淚洗面,哭泣著自己的悲哀。

直到他哭倦了,他抬頭,就看到我們就在離他身邊不遠的地方。

與他相對,靜靜的散發著一股皎潔的光芒。

只是他卻一直沒發現。

 

 他突然發覺,與他不一樣的我們,很美。讓他驚嘆。

而,我們就是他的愛。不管我們在不在乎他,愛不愛他。我們仍然是他的愛。

 於是,他很自然的給我們他的愛。

 

 奇異的事情,就在這個時候發生。

 他變成光。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1iiiskj
  • 走秀麻豆等你來擁抱她笑容甜美也不輸任何人喔
    請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往
    dvd.okavok.com

    高挑長腿 豔麗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