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30_102252.jpg 

前言:王賽師我很早就想寫了,但不知如何動筆,這一代高人的事蹟流傳在燕巢一代,本篇加入new age一些思潮改編,讀者請當小說看,主要上下地獄事蹟是假的,因為王賽師是修到開天眼的符咒師,所以劣者想融入一些我研究靈界的資料在裏面

本篇楔子為 田螺穴事蹟

------------------------

鳳舞九天之王賽師傳奇──宋江團師(一)


 繼田螺穴柯家事件後,日本人心有不甘。便又找上當時鳳山厝另一位德高望重的人。這人是當地很有名的拳頭師,叫作『王賽』。

 王賽在白天開國術館,夜裏卻是鳳山厝某宮廟的宋江團師。以此大家稱呼化為「王賽師」。王賽師自小體弱多病,父母帶去看了好幾位醫生,均束手無策。有一天家門口來了位道士,說明王賽是他弟子,必須隨其入山修道。他的父母初只當江湖騙人術士,後來王賽師病情嚴重,醫生均認為已經無救。他的父母只好死馬當活馬醫,咬牙讓那位道士帶走王賽師。那位道士帶王賽師入山修行,並用高超的醫術將其王賽師的病治好。

這位醫術高超的師父不知其名,只知共傳了四位徒弟。王賽師最小,排行第四。

王賽師學成後,於清末時期,坐船來到台灣的鳳山厝定居,不久便以武術、中醫、卜算聞名該地。不少人前來求診問命。問及師所承,王賽師簡單言及,當地卻以「唐山第四劍」稱呼王賽師。不久,鳳山厝各地廟宇前來懇求王賽師傳予宋江陣武藝。王賽師便成為當地赫赫有名的宋江團師。

日本人禁止台灣人打造兵器演練武術,所以演練武藝必須密密進行。日本人早風聞王賽師私底下教傳武藝,早想拿下王賽。只是團民一來口風緊,二來探子每次都能事先秘傳口風。所以日本人找不到證據。
當時王賽師的名頭比柯家響亮得多。不時有遠方來客拿了好些錢請求王賽師傳道法,尤其點名符咒之術;王賽師一一婉拒。王賽師深得當地人的肯定與信賴,日本人尚不敢將他如何,但也將他『請』了過去,『好好的聊天』一番。

酷刑
王賽師不管日本人如何盤問,一逕不答話。日本人最後惱羞成怒,將王賽師吊起來,一陣鞭打。既然鞕也鞕了,索性狠下心,將他的雙腳浸在水裏浸了七天七夜。後見王賽師仍是不發一言,又已氣息奄奄,將死未死。便喚來鄉民自行抬了回去。

王賽師總共被日本人審問十來天,又加浸了七天七夜,意識早已迷糊。他只記得有很多人,然後眾人發喊一聲,他也昏死過去。

再醒過來時,是有人拿粥餵他。喜叫師已醒,立時圍上好多人。眾人說了好些關懷話,有人哭說日本人怎麼如此狠毒,將王賽師折磨如此。更有人大咒日本人。

變數
王賽師久不見妻子,問其妻。眾人變得眼神閃爍,支吾其詞。王賽師見眾人眼色不對,要起身,但雙腳因為水腫未消,無法行走。眾人勸王賽師躺回床上,好好休息。

原來王賽師被日本人『請』去的那二週,不允許鄉民探問。因此外面繪聲繪影,有人說王賽師早被日本人架下荒野槍決,一傳十,十傳百,三人成虎,若有其事。其妻日夜盼望丈夫歸來,夜不成眠,百般煎熬。就在王賽師歸來前幾天,聽聞某地荒郊有一遺屍,面目全非,但穿著類似師離去時。其妻前往觀視,誤認該屍為其夫,當晚越想越是悲哀,最後想不開自縊隨夫而去。

師見眾人默然,急下床,力排眾人,欲跪行出室。眾人沒法,撐住他雙臂來到客廳,師乍見大廳愛妻靈柩,一時大是疑惑,兩眼睜得大大的。

眾人只見師嘴巴一開一閤,吐出無聲的氣音,似乎想講話,又講不出來。然後雙臂奮力一奪,地磚碰的一聲,師已跪倒在其妻靈柩上。

眾人忙扶,師一一撥開,不讓人扶。師跪在地上,想挪開棺蓋,但無力。旁觀眾人許多想去幫忙,卻沒人行動。良久良久,師雙手沒再動作,只是低著頭雙手抱緊棺柩。

失魂
其幼子早泣不成聲,一邊喚爸爸,一邊上去抱他。長子站立一旁默默悲泣。好些時候,王賽師沒有動靜。眾人驚覺不對勁,忙去攙扶王賽師,發覺其全身無力,早已虛脫。於是小心將其抬回床上安頓。

一眾喟然。鄰居好心的阿嬤煮了宵夜,喚王賽師之子來喫飽。眾人也皆過去庭院或立或蹲,靜靜吃宵夜。

那位煮宵夜的阿嬤看了王賽師長子一眼,說:『你知道你媽生你時,是難產?』

長子望了阿嬤一眼,眼眶乍時濕了。

『你是我接生的。我還記得你是半夜時生的;王賽師半暝來我家敲門,我和你爸趕著暗路,來你家幫你媽接生。你媽媽從前一天半夜痛到後一天半夜,才把你生下來;但伊也用盡力氣昏迷了。

那天,透清早五點多時,我丈夫在菜市場賣菜,你爸爸騎著腳踏車來到市場,不知道是著急還是著急,與一個年青人相撞。那年青人很兇,大聲責罵你老爸生眼睛沒看路。

我丈夫最後看不慣出來排解,那年青人才離去。你老爸買完菜,騎鐵馬回家做菜。我放不下心來探望你老母,又來你家。一入廚房看你爸在那兒炒菜。說實在,你老爸煮的菜實在不好吃,我便接手幫他煮。他呆坐在你現在站的地方,雙手一直發抖。我從沒看過一個大男人害怕成那個樣子。

師泣
早餐煮好,你老爸端過碗筷,扶起你老母,一口一口吹涼,再一口一口慢慢灌給你老母吃。他發抖的雙手不太管用,濺了許多湯汁出來,餵到一半,伊用一種哀求的眼神看著我,那眼神讓我至今仍是印象深刻,伊在哭。我接過手代替伊餵你老母。

餵完,我走到廳頭,只見你老爸跪在神明桌前,一直磕頭拜神。

我在你家坐到中午才回家弄點吃的給阮頭仔,你老爸一直沒起身。我要走時,他一邊拜神,一邊說了句『多謝』。我想他應該整晚沒睡,想勸他去休息一下。但話到嘴巴卻講不出來,走出廳頭,延途我是用哭的哭回去。』

王賽師長子聽完,早已泣不成聲。眾人沈默了一陣子,有流淚的也有嘆氣的。

一個中年男子突然開口:『那時候被王賽師撞的人就是我,王賽師那時候一直靜靜的,伊沒講半句話,也沒回我半句話。我罵爽離開時,後面有一個人喊住我,他問我知不知道剛剛撞的人是誰。我那時還不知道死活,回他一句:是天皇同款!那人說我罵的人就是『王賽師』,我整個人都傻了。回到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大罵自己眼睛糊到蛤仔肉,該死!我探聽王賽師住處,來到這裏向他陪罪。伊反而安慰我是伊的不對,應該抱歉的人是伊。幹!那時的我少年懵懂,不是東西!』

嘔血
這人言吐滑稽,卻沒有一個人笑得出來,每個人表情嚴肅沈重。

突然內室驚喊一聲,眾人心頭一緊,一起趕到房間觀視。卻見王賽師嘴角不斷嘔出黑血。眾人登時大亂,忙了一陣子。王賽師停止嘔血。一位老人囑咐其旁一位年青人說:『情況危急,馬上回廟,開秘壇。我要連夜求神!』

那年青人二話不說,立即與老人狂奔回廟。一些人留下照顧,好些人跟進廟壇。

鳳舞九天之王賽師傳奇--出竅(二)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