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天之王塞師傳奇--散體(三)


 乩童因呂洞賓上身,雖眼綁紅布,卻開得天眼。此時天眼看見王賽師投入無間道。周遭有無數痛苦、嘶吼、悲呼、大罵等如雷喊叫聲。陣陣惱人的音頻,有如千軍萬馬,在戰場上忘情的彼此嘶殺,一聲緊一聲,一聲強過一聲,乩童彷彿整顆心臟都快被這股音波轟了出來。王賽師才飛至半山腰,尚未真正到達無間。但乩童身子已搖搖欲墬,一張臉漲得紫通。猛然,他大叫,扯下紅布,神尊乍時離體。

 眾人迎上來紛紛問乩童事情始末,乩童喝了好幾口米酒,喘息一些時候,非常疲弱的道出適才所見。眾人請他再上神,乩童帶著歉意的搖頭說:「不能再看下去,再看下去我一定出事。」

 乩童說明他現在才明白,轉輪法王所描述的無間尚不及親身眼見的萬一。無間道一般人別說進去,光是外圍那一陣陣讓人作噁的音波,精神上的折磨便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他猜測墬落無間道的靈魂,並不是永生永世不願解脫。而是六感早被裏面那股磁場給封印住了,看不到,聽不到,觸不到,思不及,口難開,就像整個人沈入茫茫大海,想呼吸也不曉得空氣在哪裏,腦子承受的只有四周強大的壓力。這股壓力會壓住一個人,一直往下沈,往下沈,最後失去所有意識。

 他懷疑王賽師即使找到師母,師母也不一定認得他。

 「迷失在無間道的靈魂,不曉得己所何來,今夕何夕,人為何人。」

 突然乩童眼神一變,喝道:「取筆來!」

 眾人取來筆,乩童開始書寫:「到王賽師府,護元嬰!」寫完,神尊飛快似的帶著乩童跑向王賽師住所。眾人也三腳作兩腳緊跟在後頭。

 乩童奔入王府,入大廳,從神明桌上取下七星劍,便繞著王府四周遊走,劍指向天,交插劈砍,再指向地,砍劃不休。

 旁觀眾人輕聲交耳,有見識較高的人說,這是在佈天羅地網,只是不知何用意。

 突然內室有人驚呼,過去看時,每個人均訝意的無法喘息。

 王賽師口中搖搖擺擺走出一個小紅人,那小紅人如同醉酒一般,走一步顛一步,跌倒又爬起,爬起又顛撲在地。

 「這是──」沒有人敢去觸動那個小紅人,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有人逼著氣吐出這兩個字。

 「元嬰。」文筆說。

 文筆比誰都還緊張。他知道一個人修煉到火候,會頓悟自己本來面目;亦即純光源、沒有肉身的光體。只是這個光體應該是金色的,王賽師吐出的卻是紅色,顏色還慢慢轉暗。他知道元嬰如果暗到暗紅色,就和一般人沒兩樣。表示王賽師所有道功盡散,與常人無異。但如今的暗法已算是暗紅了嗎?文筆不敢確定,也不想確定。他唯一想到的是,不能讓元嬰繼續暗下去,「不能讓他繼續暗下去,」他告訴自己,「不行!」

 他囑咐眾人不可動元嬰,一動王賽師即斃命。走到戶外找尋乩童。

 乩童仍在王付四周奔跑不定,似在巡邏,眼神不敢一絲鬆懈。

 一位婦女跟著文筆,站在他旁邊。忽然,她靈動起來,大喝一聲,比手劃腳:「九天駕到!」

 文筆還來不及反應,那婦女急步搶進大廳。

 「那是假神,不可讓其進入!」後頭乩童持七星劍追打上來。

 文筆大怖,急忙搶進去拉人。一邊向眾人大喊:「攔住她!別讓她靠近王賽師!」

 幾個大漢聽言,擋住那婦女,七手八腳將她架住。

 婦女一被架住隨即疲軟在地,乍時,一道灰影從她的頭頂竄出,電馳閃過眾人往元嬰投去。眾人只見那元嬰瞬間被黑影罩住,黑中隱隱透出一點紅光,向屋頂樑柱飛去。一眨眼,若隱若現的紅光消失,空中傳來一道刺耳又尖銳的女聲,大聲斥笑:「王賽師元嬰已被我吸收,呂洞賓任你擺下天羅地網,又奈我何,呵呵!」

 屋頂磚瓦脆響,灑落無數碎片與灰塵。眾人紛紛躲避,再看屋頂,破了一個籃球大的孔洞,月光從孔洞中灑了下來。

 沒有人言語,只覺得今晚特別漫長且不可思議、淒冷。

乩童站立當地,不住冷笑,命人取來一臉盆清水,擺在院中,就著月色施法。眾人只覺夜風漸強漸涼,有幾人不自覺打起冷顫。

施法不久,媽祖廟的一位道姑也被人請到,足踩蓮花步,手按劍指,是正神九天玄女。乩童施法完,命人用此水擦拭王賽師的頭臉手腳。文筆請神尊說明原委。

呂洞賓說,靈界時間過一刻半時,轉輪法王強力拉繩,王賽師自斷其繩。王賽師在最後半個鐘頭,找到師母。師母確實不認得人,王賽師只好背她走回來。但繩子已斷,四周漆黑,王賽師在裏面失去方向。三刻鐘一過,元嬰離體,神功散盡。

 鳳舞九天之王賽師傳奇--火鳳燎原(四)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