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天之王賽師傳奇--符中符(五)


女邪驚怒,化成無形青芒往王賽急刺而去。

王賽師畢竟重生不久,道功只恢復三成,女邪這一刺竟無法躲過,青芒透體而過,嘔紅吐血。

女邪冷笑,一邊逼進王賽師,一邊說:「唐山第四劍王賽,我知你出山之時,你的師父給你一支護身太乙劍。哪知你自做聰明,那支劍在你過台灣時,被你投入黑水溝沈入海底。你的符術雖強,但身無佩劍,頂多只能讓我受創。如今你劍心已失,道功又只剩三成,能奈我何!」

女邪每走一步,王賽師便退一步。女邪正欲再贊最後一掌。突然,體內轟然爆響,修煉千年的邪功瞬間被化了五成。

「這是,這是太乙降魔符,我竟然中了太乙降魔符!」女邪失聲驚叫。

「有見識。」

「但你並無太乙劍!」

「太乙降魔符何需太乙劍?轉輪法王燒的符是符中符,一道符進入無間道化元嬰,一道投往陽間護元嬰。護元嬰的這道符,便是太乙降魔符。但是,只有在元嬰化盡時,這道符才會啟動。你吸納化盡元嬰時,太乙降魔護住靈源之蛋,你沒有想過你搶元嬰吸納時,反而是在救我。」

「既然元嬰化盡,何以火鳳再生?」

「分妳的福,除了無間道,宇宙任何角落都有靈界太陽的光茫。在你吐出靈源之蛋時,靈蛋吸收靈界太陽光茫,所以重生。」

女邪忿恨道:「王賽我救你一命,你竟然用此符壞我千年道體,有朝一日,我一定討回來!」

王賽師看著女邪,大是憐憫之情。他不再說話,化成火鳳遁去。

太乙降魔符此時在女邪體內發作,女邪狂叫一聲,痛在地上哀嚎。她的人形從青色而漸白,最後化成霧氣漸漸消散。不久,消散的霧氣又漸漸凝聚,她定睛看看自己手腳,竟又回復人形。

女邪站立當地,不解自己仍是魂體仍是存在,而且靈體清澈,沒有以往的青僻邪光。她望向空中,只見前方紅光隱隱,便化成一道白虹追了上來。

白虹一到火鳳跟前,化成人形跪了下來:「師父!」

「我從不受人跪拜。」火鳳仍是往前行。

女邪跟在其旁,說:「我本是山中修行的蛇精,餐風吸露,不吃生靈,一心參佛向道,誰知後來被人捕害。死前因為憎恨心太大,所以不得解脫。又因為憎恨之心,越練越邪。每到月圓之時,我的身體便有如千針萬刺之苦。我曾發願有人可解我千針萬刺之苦,便是吾師,終世奉侍。」

「憎恨因為深情,有很深的情感才有憎恨。深情與憎恨,只是天平兩端的品質。有一天,當憎恨擺到天平的另一端而停止時,你會感激你曾經憎恨過。」王賽師看女邪不太了解的眼神,補充說,「迷者看到自己的負面,悟者看到自己的前景。」

女邪乍時了悟,靜靜咀嚼話意,歡喜得說不出話來。

「你我無師徒之分。一報還一報,妳救我,我替妳拔心中針。」王賽師又說。

女邪恭敬的說:「據我所知,太乙降魔符並無法解救千針萬刺之痛。唯有元嬰才能拔除,這也是我欲奪元嬰的原故。」

「太乙降魔符並不是讓靈體魂飛魄散,除非你自己願意,否則沒有人可以否定誰存在的價值。亦即,再高明的符咒師,也無法讓妳的靈體消散。會中符咒的人,內在通常也帶些邪氣,否則符咒無法入伺。而妳今天心中針之所以會拔除,也因為妳自己仍存有正氣,是妳心中的正氣救了妳自己。」

「托元嬰之福,昨日種種已逝。所以在我心中,你就是我師父。弟子願一同解救師娘。」

「這次我進入無間道,觀感卻和世人看法不同。無間道埋葬的多數不是奸惡之輩,相反的都是有情眾生,只不過裏面的有情眾生,其情意不是昇華,而是深沈,這種深沈的情感一處理不好,便會墬落。」王賽師顯露一絲悲嘆之情,「但這麼深沈的情感,若處理得好,就是未來菩薩。諸不知菩薩因有情,才修不成佛果。菩薩多半乘願拔眾,會重返紅塵。地藏王菩薩修不成佛果,並不是祂無法成佛,而是這裏面有對眾生很深的情份在,所以自願降階,永世不成佛。我想,就是界外高人,對眾生仍是有情的。情關,實難破也。當然,菩薩的情很細微,與男女情愛自是不同。如今道友欲一同前往解救,難道妳有破門良方?」

「王賽師如今只剩三成元功,實不能再進入無間。我搶走元嬰後,吸收了兩成元嬰功體,願意以我千年的道行搭配兩成元嬰之力,進入一拚。」

「不可。無間道除非真的忘情,否則兇險異常。道友亦是深情之士,進入難回也。」

女邪無語。

王賽師沈吟良久,突然轉向飛馳。一紅一白兩點星光,趁著月色,向大海退去。

鳳舞九天之王賽師傳奇--劍心舞紅塵(六)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