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天之王賽師傳奇--生死一瞬(七)

 

王塞師帶著太乙劍心再渡無間。女邪只見一點紫藍色光芒,在無間道裏緩緩飄移。

 「想不到劍心的能源如此無窮無盡,可以從無間透到這裏。」轉輪法王讚嘆。

 紫藍色的光芒所經之處,便有無數魂體飄出無間道。然而有些魂體飄出無間道不久,便又飄回原來的地方。

「那些魂體應是碰觸到劍心而超離無間,為何又在飄回原地?」女邪不解問。

「碰觸劍心時,他們頓悟自己本來面目不是想像中的自己,所以離去。飛離無間不久後,那個想像中的自己又再擄獲他們,所以又飄回去。」轉輪法王解釋道。

女邪若有所思。

「所以地藏王菩薩在地獄這麼久了,地獄仍無法成空。因為將靈魂渡了上去,有些靈魂還是會再飄回來。那些魂體不管任人如何拉拔,均認為自己只夠格在地獄。地獄,真的是每個人自己製造的假相。世間需佛法,地獄也需要佛法;然而佛渡也要自渡。」轉輪法王又說,「所以剛剛我說,有沒有劍心都一樣。」

「至少劍心可以維持師尊不迷失在裏頭。」

轉輪法王指著紫藍光點說,「你看那光芒忽大忽小,這是因為劍心對王塞師而言,仍是身外之物,還沒有真正與他合一;否則,他也不會將之拋進海中。王塞師非常明白,除非自己就是劍心,否則再如何高明的導師,也無法助你解脫。導師只能幫忙舖路,路舖好後,弟子仍得自己去走,沒有別的能讓你靠。」

女邪咬牙,仔細觀視紫藍光點,見之變大則舒了一口氣,見之變小心頭不覺緊了起來。

女邪忽然了解,不管再高明的老師,帶著多麼無邊無盡的愛,來到分別之境發願渡眾,也難保不被分別之境所惑。因為要下來地球,必須經「失憶」的階段。就像走在街上的失憶老人,不知道家裏有等待的他回家的家人。

此時,王塞師人在裏面,每刻每秒都有「失憶」的危機,實是生死一瞬間。「迷失則死,持悟則生。」她喃喃自言。

轉輪法王看著她,點點頭,意甚嘉許。

 

一道女魂飄了出來。

「師母。」女邪大叫。

那女魂停在半空看了她一眼,飄到近前。

「師母無恙。為何師尊沒有和妳一起出來?」女邪望向無間道的藍光,仍在左右飄移。

「他要再化元嬰將劍心定在無間道半空。希望劍心之光可以喚醒無間道眾生。」那女魂言。

轉輪法王聽言,撫掌一拍:「妙哉!」

「我去幫忙。」女邪急忙想竄進內。

轉輪法王忙拉住:「不可。妳進去只會成為王塞師的累贅。」

猛然,無間道黑暗的布幕中,只見一道紅影托著藍色的光點慢慢上飄,不久,光點停住。

藍色的光芒下,化出兩條紅色身影。一道身影慢慢融入藍光中,一道身影往眾人所在急馳。

「這是一人雙化,這表示──」女邪隱隱覺得不對勁。

「為了定住劍心,想不到王塞師將一半元功留在無間。」轉輪法王一聲沈重嘆息。

紅影飄至眾人跟前。「師尊!」女邪喜叫。

轉輪法王與師母趨前拉住王塞師的手,想言語又不出口。

大眾望向無間道,只見黑暗中,透出一點藍色的光芒。

眾人雖是往下看,卻又似在地球抬頭望向天空一般。

那光芒仿如星辰般閃耀。

鳳舞九天--為情而生,為愛而留(完)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