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有些魚,為了自己的生存,會把自己的小孩吃掉。

 另一些魚會將自己的小孩含在口中,妥善照顧,不過,他們卻會吃掉其他魚的小孩。

 

族群之內,族群與族群之間,總有一種表面上的相安。

 往往因為生存與需要,互相殘害。

 

☆ ☆ ☆

 這些事,一直在我的內在上演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在。

 

☆ ☆ ☆

 

 有些人熱衷海怪、美人魚等傳說。

而,說實在話,我自己也不清楚。

 就像你的內在有什麼,只怕,你自己也說不明白。

 

 常常,我覺得面對自己很煩。

於是,我學會常常跑到外面,與風、太陽、沙聊天說笑。

 

 而當告別他們,再度回到孤獨的自己時,事情仍在。

一樣矛盾與複雜的情緒糾結,充塞內在。

 而,我呈現在外面的自己,往往和內在的自己,大不相同。

 所以,朋友們都認為我挺好。

 

☆ ☆ ☆

 

 現在,只要我沈思,就會見到她。

 她會告訴我,一些屬於表面層次的我,似是而非的東西。

 我似懂非懂,不過,我漸漸又回到幼時,喜歡和她朝夕相處的自己。

 

 我問她為什麼會在我的內在,因為她不像完全屬於我。

她不像我內在其他的個體,因為她看起來比我內在的其他個體還要光亮。也似乎比我懂得更多。

 

 她說她亦是我的一部分,如此而已。

 我有些困擾。問她為何有兩個我。

 她反問我那麼那些魚怎麼說。因為那些魚也是我;我內在的一部份。

她說我內在有極為善良的一面,也有極為醜陋的一面。

而我不想面對自己的醜陋,所以我藉由與沙、風、太陽的談天說笑,以為可以忘記那個醜陋。

但事實是,我越是想避開那個醜陋,醜陋越是如影隨形的跟著我。

 

☆ ☆ ☆

 

我問她,如果每一隻魚都是我,為什麼他們要互相殘害?

「因為妳不愛自己。」她說。

 

……沈默很久後,

我告訴她,我不會再忽略每一個我。

 

☆ ☆ ☆

 

風很喜歡遊戲。

 常在我沈思時,風會呼喚我「來玩」。

 和風在一起,我總是覺得不安。

 風快樂了,快樂到不了解有些行為的後果。

他會笑那些不懂得隨風起舞的人類,他們的驚慌失措。

 當人類在海中因為巨風哀嚎時。風聽到他們的哀嚎聲,感覺很奇怪。

他說人類總不懂宇宙中總充滿著驚奇。

 而生命的歡欣只給予認知驚奇的起舞者。

 

☆ ☆ ☆

 

 當這種驚奇是伴隨著人類的哀嚎時,我總懷疑風的快樂。

他告訴我,即使有一天他會真正消失,他也會微笑的道再見。

 

我相信他。

我也自思,是不是我太多愁悵。

又或,是我自己認為,這世界沒有極度快樂。

 

☆ ☆ ☆

 

 真正正視自己的內在,我整天哭泣。

 以前我不敢正視自己,因為自己非常糟糕。

 常常在深夜,我為糟糕的自己哭泣。

 後來,隨著更多的人類消失在我懷裏。

我發現,我的行為和我的眼淚,就像那背對背,走在完全相反道路的兩個人。

 我的眼淚也就哭完了。

 在做糟糕的事情時,我掉不出眼淚。

 有時,我望著蒼穹,看著天上的流星群。我望著望著,總呆了。

 我渴盼再回到從前,那個會掉淚的自己。

 

☆ ☆ ☆

 

 我問風,如何才能像他一樣,即使有一天離去,也會微笑的道再見。

 他說我太多情緒,而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

 在他的眼裏,我極為不統一。我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哪個才是虛假的自己。

 我反問他:難道大家不是如此。

 

 「不,每個小孩都是純淨到不留一絲雜質。」他說,「我只是選擇保有小孩的心境。」

 

☆ ☆ ☆

 

 我問沙,他保有小孩的心境嗎?

 他說:「當我和小孩在一起時,我是。

 當我和塑陶的藝術家在一起時,我是。

 當我和讚賞我的一切的人在一起時,我是。

 

 但很少大人讓我有這種感覺。

 他們規定他們的小孩,每天得幾點就上床,幾點起床,幾點吃飯,幾點做功課。

 他們說,你得比別人更努力,才不會落於人後。

 

 於是小孩長大後,都失去了那種心境。

 他們很恐懼。

 多半恐懼的基礎點是,以為自己會沒有食物可以賴以存活。

 

他們似乎忘了,所有的他們,都是由我所哺育。

大地有的是水果與動物。

每個人都可以來分一杯羹。

 

而我創造這一切的目的,只為同歡。」

 

☆ ☆ ☆

 

 「然而那些大人仍是你,你內在的一部分。」我告訴沙。

 「是我,也不是我。

 是我。因為我知道,他們與我是一體。

 不是我。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對自己做什麼。」

 「你如何對應這麼多的自己?」

 「很多時候我很放任,任他們引領我,改變我。

某個我被自己改變得很美。

但也有某個我,被自己百般摧殘。

這兩種品質與力量,一直在我內在較勁與拉扯。

而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

那些不認同我的自己,

經由恐懼的虛假,四處碰壁後,

終有一天,也會回歸愛。」

 

☆ ☆ ☆

 

 沙的話語一直盈繞我耳際。

我想,我和沙一樣,都在等待。

等待所有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