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聚集大量生物的沼澤區,因為私慾的人類的到訪,遭受莫名的破壞。

 每當我提醒沙稍微節制自己內在的粗糙面時,我們總會產生爭執。

 他認為沼澤區是屬於他,而我無權過問他自己要如何過活。

 我告訴他,沼澤區有一半屬於我,而他已侵害,甚至困擾到屬於我的部份。

 

 我們總在爭執沼澤區是大部分屬於我,或是大部分屬於他。

 我不知道該如何看待這個區域。

 

☆ ☆ ☆

 

 我問她這一切該如何看待。

她只是一連串的反問我,我如何看待。

最後,我告訴她,雖然我與沙擁有不一樣的外表與意識。

但在相處的同時,我們也彼此造就並改變對方。

相融的地方,他成為我內在最深沈的一部分。

不相融的地方,就成為沼澤區。

那是個敏感脆弱而模糊的地帶。

只要挑起這個地帶的所有層面。

我們彼此便會有爭吵。

 

然而,這個共同擁有的地帶。

卻是我們必須長期努力、經營、忍讓的地方。

 

☆ ☆ ☆

 

這是所有愛必須經歷的地方嗎?

這個地方是愛嗎?

我們彼此相愛嗎?

 

☆ ☆ ☆

 

我告訴她,或許私慾的人類是由我所餵養、他的放縱所產生。

也或許,是由他的餵養,我的放縱而產生。

因為人類是經由我的蘊孕、他的碰觸而誕生。

 

如果,今天由他碰觸不同於我的存在體,或許就不會有人類。

對於我來說,亦是。

或許他不碰觸我,對他來說比較好。

或許我不碰觸他,對我來說會更好。

 

☆ ☆ ☆

 

 她說,地球在剛出生時,只有沙一個小小的個體。

 後來,沙告訴宇宙,自己很孤單。

 於是,從宇宙中飛來無數的隕石,與他作伴、融合。

 彼此結合成更密實且龐大的球體。

 

 那時的沙,非常赤誠與單一。

 有一天,他發現自己內在有個陰性的個體。

 跟他說,她想出來。

 他就讓她出來。

 

 那時地球下了好幾天的大雨,地球變成了汪洋。

 洋下覆蓋著沙。

 變成地球只有我這個個體。

 外表冷,內在卻是赤熱的個體。

 

 我內在赤熱的聲音說我想去愛,愛萬物。

 既而由愛萬物去了解自己。

 於是,我化育了無數的個體。

 包括由我內在陽性的品質所化育的──沙,與,人。

 一切都是我。

 

 「如果有誰註定出現在妳生命中,一定是受妳內在尚未滿足的部分居中牽引。

你們互相創造,而這一切的起因,都源自妳的內在。

 如果妳的內在很滿足自己。

 妳會發現,妳和沙,和生長於沙上的萬物,並沒有什麼不同。

 

 妳已忘卻自己的源頭。

 與內在最深的愛的源頭,切斷了上古的聯繫。

 妳必須找出那個的源頭。

 否則,妳與沙,這個一體兩面的球體。

 永遠會是宇宙中,失措而迷惘的孤兒。

 

生命沒有意外,只有不了解。」

 

☆ ☆ ☆

 

我問她,如果這一切源自我的內在。

為何我會創造令我不快樂的事物。

 

「在一個無私而溫暖的母親眼裏,她的孩子沒有任何缺陷。

在相戀極深的戀人眼裏,對方的一舉一動都是一種美。

 

那麼,人類理當被冠上私慾的標籤嗎?

 

妳無法藉由否定而認識愛。」

 

☆ ☆ ☆

 

我開始學習欣賞,沙的一切。

我將自己揮灑,提昇,再提昇。

 我變成雲。

旅行世界各地。

 

 不久,雲降成雨,化為河流,又回歸我。

 我的生命總是不斷的起起落落,周而復始。

 

 這個過程,我看到繽紛的地球之美。

 我為她的美而悸動。

 於是,我持續不斷驅使我的分身──每一滴水分子──飄散世界各地。

 只為欣賞,繁華的生命之美。

 

 有些水分子會為我上到最高的天,下到最低的地。

 有些則進入人類、萬物的軀體,讓我了解人類的肉體、心思與渴望。

 

☆ ☆ ☆

 

 這是個充滿感觸的旅程。

我了解到,沙內在的人類,也是我的一部分。

 沙的內在有我。

就如同我的內在有沙。

 

 不管誰的內在如何改變,都會影響彼此──

 至深至遠。

 我們必須彼此改變,看待彼此的方式。

 我無法指責沙,他的虛假面只是他的呈現。

 而自己不做任何檢討。

 

☆ ☆ ☆

 

萬物內在最深沈的渴望皆同。

 訴說著,創造之喜悅。

 

 這些水分子是我內在最愛冒險的部份。

 我很難想像,沒有她們,我將失去多少歡樂與豐饒。

 而沒有她們,整個星球也無法繼續創化。

 

 現階段的地球有很多地區遭受嚴重的污染。

 有些水分子掉入污染的區域,變成一灘死水。

 她們無法讓萬物飲用,無法與萬物合一。

 直到太陽蒸發她們。

再度循環回歸我懷中。

 

她們在我懷中休息一陣子。

恢復清澈靈透的身份後,又再出發。

往往她們會再度選擇那個污染的地區,再度降落。

我問她們為什麼要如此?

「能整理多少就整理多少。」她們她們一致口吻。

 

☆ ☆ ☆

 

你們集體出生在貧民區。

有些蒐集著各種可供再利用的垃圾,避免地球的污染更嚴重。

有些飽受戰後的火炬,身心極受摧殘。

有些人一再被剝削,活在充塞著暴力、偏激與混亂環境中。

你們像是個血淋淋的告誡牌,活的告誡牌,提醒後來者不要再讓這種情景發生。

但很少人關注你們,只有少數的人願意真心去傾聽並幫助你們。

你們在這樣的地區,努力尋找永不放棄的突破點。

儘管失敗者多,仍是一個接一個。

 

 我的孩子,

你們知道自己有多勇敢嗎?

 

☆ ☆ ☆

 

你們不單單只是你們。

你們與我、沙、風、太陽,息息相關。

你們有我們的賦予。也賦予彼此。

我們各別獨一無二,卻又彼此擁有。

 

沒有你們,我們無法繼續創化。

沒有我們,你們無法繼續存活。

 

沒有誰可以逃離整體而獨活。

 

究竟的我們該如何存活。

這個世界才能充滿無憂無鬱的笑容?

 

☆ ☆ ☆

 

我告訴沙,我應該感激彼此的差異性。

藉由你走入我生命,帶給我曾經失落的感動。

使我品嘗一段深刻豐富而美妙的生命饗宴。

使我認識活著的美好。

 

☆ ☆ ☆

 

 我請沙告訴我,要我如何去愛他。

 去如何看待一份我想極力保持的美好關係。

 

 很久的沈默。

「我不會將自己埋葬,永遠也不會。

因為我認為有情只是一種累贅,我沒有情,也就沒有痛,沒有所謂的看開與看不開。」沙靜靜的說,

「一度,我藉由無情的包裹將自己裹的緊緊的,我認為這樣對自己最好,也認為這樣的自己很好。

可是我內在的一部份卻也因此死了。

而我卻看到妳仍把這部份保存得好好的。

我嫉妒,我把她說成妳,說她是死的妳,說妳必須幫我解開這個部份。

然而我知道,這不是妳的問題。

是我自己內在出現問題。

 

我知道妳是一個很有情的個體。

妳的眼神總是這麼深廣無痕,妳一直以有情的眼光看待任何事物。

即使妳自我埋葬,也是因為妳有很深的感情。

 

因為有情,所以妳細膩。

我不像妳那麼有情。

我已經麻木。

 

所以我任由內在粗糙的部份,對我自己加以摧殘。

我並不感覺自己不好。

 

我不經意任由自己粗糙的部份,對妳予取予求,進而破壞你想努力經營並平衡的地帶。

我並不覺得自己不對。

 

最後,妳變得歇斯底里,呼喊著我必須注意自己的粗糙。

我並沒有急時醒悟。

 

在妳開始指責並企圖消滅我的粗糙面時,我反而指責妳使我痛楚。

妳為自己的失態與對我的傷害,產生罪惡感。

 

然而,我知道,是我使妳產生罪惡感,讓妳認為自己不好。

我一直沒有要求自己得改善。

 

 因為我長期麻木,妳走了。

 品嘗孤寂煎熬的我,才經由妳的離去,了解自己昔日的錯誤與可悲。

 

 妳認為,這樣的我,何德何能再要求妳來愛?」

 

☆ ☆ ☆

 

沙使我流淚。我靜靜的流淚。

 

 我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他有很痛很痛的故事。

 他的粗糙並不只屬於他。

 有很大的部份,是經由我的同意與參與。

 

 人類對他的殘害猶勝於我。

 而大地仍然無怨無悔的照顧、等待著,

 世世代代。

 

 他一直將他的痛隱藏起來。

 他不願我面對他的痛。

 因為他知道,那樣會使我憂愁。

 

 而我只看到自己的痛。

 把自己的痛丟給他。

 他痛得指稱自己不好。

 

 善良的他,並不認為,他內在所有的困擾,很多是我帶給他的。

 他只是不想,讓我去擔負,他的迷惘、困惑與不愉快的痛楚經歷。

 

 面對我的追究。

 他將自己裸裎。

 我才知道,

 我讓他遍體鱗傷。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