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阿老,談談說話的藝術

 

阿老:沒有什麼說話的藝術,這都是頭腦掰的東西。

 

喵:我想,很多人會反對你說的;說話得體或不得體很重要。

 

阿老:

說話就是表達自己想表達的,如果你是一個很有同理心的人,自然在說話之前,會想想自己這麼說話,會給對方什麼感受,他自己就會有「藝術」。

 

在你經常練習關閉頭腦,不用頭腦思想的時候。在別人講話之時,你不會聽取字意,而是聽取字意更裏面的心,為何說出這些話。他會知道對方種種內心,而不會跟字意起舞。即使無禮或傷害的話,對他來說都不是傷害無禮。說話沒什麼藝術,練習不要以頭腦思想,才是真藝術。

 

喵:阿老,在你聽別人說話,你聽到什麼?

 

阿老:

我聽到很多人都在抱著頭腦,他們被頭腦侷限了。很多人想衝出來,但他們那樣子很難衝出來。我知道,但我無法說給他們知道。我只能帶著諒解傾聽他們一直抱著頭腦重覆相同的話題,相同的苦惱。我內心流露諒解,在暗中,傳給他們諒解之情。讓他們知道我的關愛。因為我一直流露關切。所以你看,我的眼神很美,我的眼睛一直這麼清澈電人()。

 

喵:好啦,你可能死時,肉身唯一不壞就是那對眼睛舍粒。一顆被拿去拍成什麼魔戒的電影。

 

阿老:謝謝恭維喔。

 

喵:一直傾聽別人一直重覆相同話題,很煩

 

阿老:

腦中不要跟著字意,隨便對方講什麼都好。然後「嗯、嗯」「對啊」「的確如此」,眼神流露關愛,偶而重覆一句他的話,他就會很感激你有在聽。其實天啊,我的心已飛到那個窗外的樹枝,看著他的永恒之美、白雲之美。但你不會知道。我只是突然聽到你講那句話,然後重覆應和你。而當我眼神從白雲處回到你身上,我深深望著你時,我只聽到你在高唱著生命之歌。

 

喵:阿老你在虛應人啊!

 

阿老:

藝術就是看到當下的美。其實講再多話給頭腦聽都沒用,傾聽才是說話的藝術。但我的焦點常會飛走,不是我輕視你的困境,因為那些都是你的頭腦擴大宣傳給你的東西。它這麼虛假卻被你認為是真的,我只好「飛」走。這也是保護自己不被思想病毒傳染的方法。

 

你們想當志工、社工的人,都要練習這個方法。那些生活不如意的人,是被頭腦侷限最嚴重的人。不要把對方的思想病毒認真聽下去並扛在自己身上。傳送愛的關懷就夠了。

 

喵:如果對方是我們所愛的人,一直抱怨著我們呢?

 

阿老:會抱怨表示還有熱情,再簡單不過,深深抱著她(他),然後呢,你們大家都會做的事~~beauty ending

 

喵:被一直啐啐唸也沒閒情逸致做那檔事

 

阿老:所以你沒看見人家多麼在乎你。當你看到,愛都來不及。

 

藝術是看見每一刻都是愛的呈現。

我不是在說明一種理想境界的完美人格。

我在表明這宇宙,這裏到那裏。

充滿著愛與美。

 

我為這些愛與美歡欣歌唱,

而和你同在「此時」,真好。

 

愛都來不及了,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馬兒
  • 嗯!
  • 小茹
  • 哈 ! 哈 ! 哈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