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不是對的,但有一點我很確定,我告訴她,「我們和愛分離便無路可去」這句話似乎是恐懼包裝後的言論。因為愛只是愛,而同樣以愛之名被創造出來的我們,也一直被愛所接受。所以不管我們變成怎樣,我們都不會與愛分離。

 

「今天,有一對戀人彼此鬧翻了。其中之一仍然願意給彼此機會,願意去愛,但其中之一卻不願。當然,那個不願意的人隨時都可以回頭,但在他還不想回頭時,另一個也只能祝福他,她不能強迫給他,要他接受她的愛。

 

的確,你的四周充滿著愛,但你們隨時隨地都在創造愛嗎?由我的觀點來看,多數的你們擅長破壞愛。你了解大地一直是無怨無悔愛的給予者,你一邊接受她的慷慨,一邊對她進行剝削、壓榨,要她給予你更多的愛。當然,她擁有無窮盡的愛可以給妳。可是在你一邊對她進行剝削與壓榨時,那邊形成一個無形的阻礙,她有一部分的愛力無法從剝削與壓榨中流通過來,你無法接收到她全部的愛。

 

甚至她的愛被那股負面的空間給扭曲了,流過來並被扭曲的愛開始分割,分割成不同的片段,形成多層次的空間。譬如你戴著粉紅色的太陽眼鏡,從你眼中所看到的陽光便是粉紅色的;你戴著墨色的太陽眼鏡,反映出來的世界,也是墨色的。所以你一邊在接受愛的同時,也在對抗愛、錯看愛,進而創造各種扭曲的愛。

 

愛一直存在,但你的對待的不同,會使愛呈現不同的風貌。換言之,愛是一種接受後,開始重組並創造的過程。你們沒有氧氣便會死亡,精微的愛如同氧氣。在你的每個呼吸之間,你接受愛,又創造不同的愛的面向。

 

雖然實相是你們一直被空氣圍繞,但你重新組構愛並創造的過程,卻是充滿著破壞。如此看來,你無法說服一直被愛圍繞的自己就能過得很好,你該說服你自己,要如何重組這份愛而讓自己與別人、萬物,都過得很好。如果你創造的愛,無法讓自己與別人、萬物,都過得很好,那麼很多人、事、物,將會從你的週遭一一消失。拿你們本來豐饒的土地開始日漸貧瘠來說,便是一種即將消失的徵兆。並不是他們棄你而去,而是彼此走的路不一樣,最後,他們便不會再出現你的雰圍中。這會導致成什麼樣的現象?愛一直在給予,但你們不見得過得很好、很喜悅。而這也是目前你們所創造出來的現象。」

 

「這個現象裏面是什麼呢?」她繼續說,「如果你們創造出來的愛是破壞的、負面的,那麼,你們便不可能遇到『真正的好人』,因為『真正的好人』走的路與你們不一樣,他無法相融於你們所創造的雰圍中,或者,在你們所走的路途上,便無法遇到他。

 

反而,被你們的雰圍所吸引過來的人,心靈的狀態,恐怕就如你們玩弄愛一般。反過來說,即使你們遇到那個『真正的好人』,也會被多數的你們所排斥。拿那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聖者,便是很明顯的例子。而那個被你們所接受的『好人』,充其量只是以更高明的技巧,如你們破壞愛那般的破壞你們。而在這樣的雰圍中,希冀誰來帶領可以使世界更加美好,都是緣木求魚。最根本的方法,是從自己重建愛的模式中,做徹底的檢討並改變。小自個人,大至整個星球。對於星球的蛻變,必須是星球上每個人都必須參與其中,每個人都肩負著一份重大的責任與使命。」

 

「有一點我仍是無法認同。如果海真的有你所說那麼深沈的愛。為何她自己的內在仍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比他更小的魚。她的內在基本上也充塞著殺戮,本質也不見得多麼崇高,我懷疑這樣的她,本質就是正面的嗎?」

 

「她孕育那些魚,給予那些魚一顆自由意志,便是她的愛。你不能因為擁有自由意志的魚兒活的很負面,而指責她本身不好。譬如我蓋了一棟房子,你住了進去,但你要怎麼運用那個房子,我無權干涉。難道居住者將房子整理得很亂也是蓋房子的人的錯?況且,魚兒的意識和你們很不一樣,你們擁有移山填海的本領,也擁有造橋舖路的手段,甚至只要點一下你的手指頭,便可以摧毀整個星球。

 

相反的,你們也可以幫助這個星球變得更美麗,更適合你們的子孫居住,甚至使星球變得比她原初創造的模樣更好、更怡人。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所有的人都在創造她,也在創造自己?因為你們所有人都在創造不一樣的東西,所以宇宙所有的境界,在你們的世界,都可以找到不同的縮影。你們這裏有地獄,也有天堂,有天使,也有旦丁。這些,都在她的內在,也同樣在你的內在。而要成為天使或旦丁,不是取決於她,是取決擁有自由意志的你們。

 

因為她的眼中,沒有天使與旦丁,只有她自己。她將房子交給你們了,至於要如何運用那個房子,她並沒有好惡。」

 

「不知怎地,我感覺她最有情也最無情。而魚兒們必須做的,就是愛在這裏的每一隻魚、萬物──為了我們自己好。」

 

「是。」

 

「但並不是為了要彰顯她。是為了同是這個星球的一份子。」我非常肯定而且嚴肅的說,「就如同你所說,旦丁也在她的內在,我不知道她為何還讓旦丁存在的理由是什麼。總之,對我們來說,孕育我們的她只是旁觀者。她很慷慨,我們要什麼便給什麼。對於她給予的東西,她沒有好惡之情,她只有她自己,不管她的內在如何演變,她仍然是她自己。甚而我們要將她捏成方的、圓的,她也無所謂。她,存在也不存在。她存在因為她是我們,她不存在因為她根本無形無象。」

 

「小波浪問著大波浪何謂海,但她不知道自己就是海的一部分。她就是海。」她說,「理論上是這樣推演。但理論只是理論,除非你真正活出那個理論,否則你無法了解理論的奧妙之處。」

 

「妳活出了這個理論了嗎?」

 

「這也是宇宙有這麼多顆耀燦繁星的理由。你們每個人在這裏,難道不是為了想了解,自己究竟是誰,可以是什麼樣子?所有的我們都在探索,關於自身的奧秘。」

 

我點頭。自從看過李白的光之舞,那種各種愛交融時所爆發的燦爛,使我了解,如果沒有這一切,那麼整個宇宙真的太單調了。

 

「是我們覺得單調。所以想自我創化。在極樂的境界裏,沒有單調這回事。」

 

「宇宙的終極實相只有愛。」許久未開口的陶淵明說:「愛在星球上藏了很多可以探尋祂的線索,小自一粒砂,大至整片海洋,甚而是你自己,都是愛隱藏起來的線索之一。你無法不承認愛很高明,這是一段刺激又有趣的尋寶之旅。」

 

我不知道這一切是否真如陶淵明所說的「刺激又冒險」,所有的我們都曾處於負面品質中,也曾讓人負面的對待過,而「她」的容許負面對我來說,簡直是「自虐虐人」。我想,我無法完全認同他們的言論,反過來說,也有可能是以我目今的情感狀態,我無法很深的進入並領會他們的觀點。

 

然而,我非常感激他們不厭煩為我一一解說。我問水姬,李白說全部「海之心」有三萬多言,有否榮幸可以聽到全部「海之心」。她對我點頭微笑:「流霞她們應該快到達下一站公演的地方;我很榮幸為你演唱全曲。」

 

阿老正傳36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