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你又耍了我一次!」很奇怪的,我開始喜歡他的捉弄,我希望他再這麼耍我一次,我希望能再次邂逅那位姣好的女子。

「如果你剛剛是直朝月光走,很快就能超脫輪迴。可惜!」他邊說邊往前走。

我說剛剛的「遊戲」到底代表什麼。

「表示你還拘泥於幻相之中,這個地球你還有得玩呢!」

「這跟我遇到的那個女子有關嗎?」

「那位女子是天人之一。好幾世紀前,我約她一起來這裏,也就是來地球。她先選擇投胎做狐狸嘗試。那隻狐狸還沒被母狐狸生下來,就被獵人射殺。母連子就死在人類手中。」他輕描淡寫的說,「她嚇到了。她開始思索人身的課題是否是她所想要的。她也曾經化成雨水,變成河,滲入井裏,讓人飲用。身為水分子的她,在各式各樣的人的體內,觀察到人類的戰鬥性非常強烈。強烈到讓身處於極樂的她感覺煩躁不耐。好幾世紀過去了,她仍是不願投胎來地球。

『讓幻相留給幻相。』這是她一慣不來的說詞。 

人類如果要進化到極樂之境,首先必須學會和大地和諧共處。人類很少學會如何尊重動物,但諷刺的是,不知尊重生命的每個片段,就是人類無法極樂的原因。

動物很少主動親近人類,動物與動物除了獵食飽腹外,一直都是和平共處。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人類與大地是分離的,就因為分離,所以與大地親近的動物,不喜歡接近人類,因為只要牠們一接近人類,人類會以他們分離的習性,奴役牠們,囚禁牠們。」

「可是貓與狗就和人類很親近。」

「牠們是道派下來的先鋒,試圖讓人類透過寵愛牠們,推及到大家共同的野生的族親。但顯然的,道的這番用意並不是很成功。雖然,喜歡並疼愛寵物的人,多半也親近大地,但前提是,他們養寵物,並不是為了滿足那種崇拜與跟隨的虛榮心;可是,擁有單純只是喜歡並照顧動物的人並不多。

所以即使有很多愛貓與愛狗的人士,人類多數還是與大地分離的。人類喜歡奴役與囚禁動物並他人的習性,不僅表現在整個社會的架構上,更表現在人類自己居住的城市品質上。他們將那些雞用一個個鐵籠子關起來,於是那些可悲的雞的一生,就只是為了吃與下蛋。這些雞一生中,絕大多數不知道山中的澗水有多清涼,泥土有多芬芳。人類恨不得將所有的鳥、野生動物關起來,這個習性也關閉了他們自己。他們砍伐所有樹木,蓋了一棟棟摩天大樓,將大樓切割了好幾個住戶,每個住戶裝上鐵窗、多重門鎖,然後躲在那個狹小的空間,每天工作上班以求得溫飽,求偶以滿足傳宗接代。

偶而,在公園裏看到蔥翠的樹林與湛藍的天空,卻成了一種奢侈。而這種奢侈,讓人不忍的,就是所謂的休閒。人類自己讓自己成了那隻被關的鳥,可是人類自己並不覺得。」

我靜靜的。他也沒再說話,我們朝前方慢慢行走。

我問我選擇那個女子的意義。

「只是表示有些人事物,並不會出現在你的生命中。那些只有當你選擇其他時,才會出現的人事物,會與你錯開。」他說夜色已晚,明天如果我有空,我們再趕早去訪泉。於是我們一起走回他的住處。我向他話別,回到自己房中。

這夜,我的精神處於極端亢奮狀態,一閉眼就會想起那位令我意亂神迷的女子。一個人躺在床上左右亂想,一個熟悉的身影躲在我的腦海後,我將影相調近,是我妻子。她沒有哭,也沒有笑,只是用著深切且了解的眼神望著我。

我很羞愧,才發現,我在情感上的深度、忠誠度,與她相較起來,實在薄弱得可憐,也貧乏得可笑。我何德何能讓一個這麼好的女子,一直無怨無悔的陪伴著我。不過,我又反思,如果那位神仙女郎與我妻子並排在一起讓我選擇,我仍會選擇我妻子,因為在我心中,她才是最美的。儘管神仙女郎的美,是美到會讓人頭頂霹靂交閃的那一種,但我並不愛她,因為她不曾陪我哭、陪我笑、陪過歷經萬難、陪我享受歡樂,陪我品嘗人生中所有的酸甜甘苦,所以我對她只是一種崇拜,一種跟隨,或者,是一種想擁有並擷取的念意。

腦內的聲音突然問我:如果神仙女子的內在如同她的外貌那麼的美好,那麼,我會抉擇腦海中後面的影相還是前面的影相,或者兩者都想擁有?我不知該如何作答,我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我不敢再想下去。

 

阿老正傳(十二)新時代小說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