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如果她呈現給我看的形體是假的,那真正的她是什麼樣子?」我問他。

「只是一團能量,可以隨著自己的意志改變成任何形體。」

「也就是說,沒有固定樣子?」

「對。」

「她為什麼不再投胎了?我想,機會應該很多才對。」

「你自己還不是不想生小孩。」

 我默然。我確實對這整個地球很陌生。甚至,我總覺得自己是被硬「推」推下來的。

 「因為你知道我們每個人都是破碎的。當一個孩子如同一張白紙降生這個世間,卻不可避免在長大的過程中,會被各種碎片刮得破碎不堪。有時是被父母的碎片所傷,有時是被最要好的朋友所傷,甚至愛人之間也常常彼此傷害。沒有人沒有碎片,自成一個圓滿的圓。也因為如此,你不覺得身為人類有多美好。」

 他又說出我心坎。

 「父母親的碎片,會傳染給孩子。我管這種叫家族的『印痕』遺傳。這種精神印痕的遺傳,並不是那麼好超脫。這也是『她』不想來投胎的原因。」

 我口聲是。就連我自思自己已經是個很開明的人了,我也不能擔保我的孩子自小到大,會沒有從我身上沒感到過一絲傷害。更何況這整個社會結構,它的確還沒脫離競爭與戰鬥性,自私與詭譎。

 「所以你到這個地球,無法擁有『純欣賞』的心境。對整個宇宙來說,地球是戰區。這裏的環境不如在極樂天堂中,那麼的優適舒服。」

 我沒反駁,雖然我不知道這個宇宙是不是真有天堂,又或是其他星球有更高等的存有。

 「我能感覺,每個未出生的孩子,都是帶著極大的勇氣與熱忱,以及想要來這裏改變地球的心。」沈默了一陣,我說。

 他要我自己針對這個感覺,進行更深的探索。

 我思索了很久,說:「首先是那個孩子的誕生,想要求一對具有圓融的智慧,與無私無悔,並給予自由的愛的父母,簡直緣木求魚。而那個孩子明明早就知道,卻仍要出生。可見他是抱著對父母極大的愛來的。我能想像得出來,在一對被頭腦控制,具有狹隘觀點的父母身上,那個孩子自小便要面對多少精神上折磨的痛楚;因為我曾經也是其中之一的孩子。我真的感受過父母也是在學習如何愛的人。我曾經想過自殺,因為我的求學階段、社會的一些經歷,感覺糟透了。每個孩子未來的遭遇儘管不一樣,但都得面對各式各樣由頭腦所掌控的成人,包括這些成人共同製造出來的有些病態的社會。

這個社會是真的需要改變。但只要人類還是自私的,怎麼變都差不多。光想到這點,我便很欽佩孩子們的勇氣與愛力。而我很高興知道,我曾經也是那樣的一個孩子。所以我想,不管我人生中有多少錯誤,我比較能開始學會寬容我自己與別人。」

 「不止這樣,每個孩子都是來拯救父母與社會的。他必先全盤接受父母的狹隘,然後在成長的過程中,一點一滴洞察出他們的偏見,並找尋可以轉化的方法;因為這個偏見,是他的父母無法自己轉化的,也因為父母自己無法轉化,所以留給了他們的孩子──這就是『印痕』──也就是心理的創傷與不好的行為會遺傳,而且是透過無意識下遺傳的。如果這個孩子沒能轉化這個印痕,長大成人後,他會遺傳給他的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直到這個印痕淡了,不見了。而當這個印痕淡了,不見了之時,這個由大家所建造的社會,由大家共同意識所投射出來的社會,才會走向真正的大同。」

 「真可能世界會大同嗎?」

 「大人只有靠孩子來成就這件事,因為大人的思想已經僵化了,很多大人就像那灘發臭的死水,再不能孕育任何生機。這個世界,之所以還沒垮掉,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孩子的純真與單一的品質居於其中調節並緩衝,否則大人的世界早因爭戰而毀滅了。」

 「即使大人沒有生育,最後這個世界仍是會毀掉,因為大人都死光了。」

 「這是不一樣的狀況。如果這個世界只有大人,它會很早就崩潰,因為大人的內心與作為,充滿著矛盾與爭戰,它會呈現在外在,最後因互相殺戮而提前崩毀,你不會有機會得享天年。」

 我尚不覺得大人有這麼可悲。「那麼,那些人小鬼大的小孩又如何說?」我不覺得有些小孩便很單純,更多小孩天性上就帶著暴力,彷彿一出生就懂得欺負人。

 「是有一種情況,那孩子將前世的印痕帶到今世來,如果印痕一直沒有消除,隨著投胎的次數越多,人格的扭曲度便越深。這類型的孩子的確很難帶,一搞不好蝴蝶效應又來了。那麼,該怎麼辦?首先父母們得自己反思,有沒有足夠的智慧與愛力去帶領這類型孩子?如果沒有,把他交付給更有智慧與愛力的人,藉著那個帶領者的智慧與愛力來幫這個孩子轉化,會比由他們自己來帶還更好。

實在來說,很多父母的愛力都還不夠帶領他們的孩子,並不是這個孩子難帶或不難帶的問題,它其實和一對父母的智慧、對孩子的愛力等等,有直接關係。通常社會的認定標準是有經濟能力便可以扶養一個小孩順利長大,然而真正能讓這個小孩『順利長大』的關鍵,是父母的智慧與愛力到底發展到什麼程度。如果只是幼稚園程度,建議還是不要懷孕。其實神農氏那個時代,孩子的教養不是由父母,是由村落中的智者。那個時代的孩子,根本沒有今天所謂青少年的叛逆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今天很多學校老師也要負一部分責任,很多學校老師智慧與愛力很糟糕,並不適合教導學生。今天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反過來了,人們在意的是這個人的頭腦裝的東西多不多,裝得多的人就可以當老師。但在以靈性主導的上古社會,老師不是這麼容易讓你當的,他們衡量一位老師的標準很嚴苛,不過很準確,是直接觀看他的氣場,不夠亮就得再去進修,以免誤人子弟。」

 「等等,你在說,以前的人都有第三眼?」

 「在那個以靈性為主的時代,是的。」

 他說從宇宙洪荒創世以來,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知道。因為他已突破了時間的限制,可以自由旅行穿梭過去與未來。

 我不知道我該不該相信他,自從愛因斯坦相對論發表以來,人類可以穿梭過去與未來的確是有這個可能性,但如一個人說他可以,我會覺得他是瘋子。我不覺得阿老是瘋子,我寧可相信他是怪物。

 他又說:「今天,假若這個孩子的智慧發展程度已經很高,他會怎麼選擇他的父母、老師、未來境遇?為了避免無謂的印痕拖延他靈性憶起的進度,第一,他有可能選擇當孤兒,讓教養院中比較有愛力的修女或尼姑來帶;第二,他可能不願接受正統教育;第三,他可能會安排某一個時機,讓智者來帶走。第三條路的機會最少,因為這個世界,真正的智者並不多。通常選擇的是第一與第二。」

 「你是說,那個孩子之所以會是孤兒,也是他自己選擇的,他自己早就知道了?」

 「是。因為他父母的程度,還不夠資格來帶領他。這種孩子的靈性發展程度通常非常高,而選擇他來領養的父母,靈性程度通常也和他差不多,所以他真正的父母,是他現在的養父母沒錯。生他的父母只是借用他們的基因而已。但這邊在分很細很亂,假如今天這個孩子錯過了一次出生的機會,而這個機會一旦錯過了,便要再等待很久。那麼,他可能選擇沒有經濟能力扶養他的生父母先生下他,等於像在醫院掛號一樣,至少,他已經在排隊等待進入人生劇場了;這是另一種孤兒類型的孩子,而領養他的父母通常智慧程度沒有前者高,有屬於自己的印痕。」

 「不喜歡上學的孩子呢?」

 「也細分很多種,像發明天才愛迪生那種靈魂,處在那個思想僵化而封閉的時代中,只要一接受當時老師的狹隘而有限觀點,創造力便會被遏止。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產生,他只有被安排遠離學校。另外,某些靈性進展較高的孩子,自小便能洞察出老師錯誤的觀點與背離的偏見,他可能常常發表疑問,也可能默默不語,這類型孩子通常不夠專心,因為不喜歡聽老師講課,一有機會是當然翹課的。其實這個時代,很多小孩都不喜歡上學,因為學校很枯燥乏味。」

 「我有很多同學也上課不專心,但我不覺得他們的智慧程度很高。」

 「有一種孩子上課不專心,但看的書超越同年齡層的同學,通常這類型孩子看一本丟一本,好像在找什麼似的。然後,你會發覺,他看到最後,會鎖定在某些特定的書籍中,這些特定的書籍,嗯,不好意思,就是我寫的那種。」

 我坐了起來,笑他不害臊。他笑笑,也起身,去穿衣服。我看天色已深,也去穿衣服,我們一起走回來。

 

阿老正傳(十六)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