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這邊預計停留一個月,與阿老相處的時光,雖然只有短短半個月,卻是我生命中最是奇幻又難忘的日子。在他離開後,我一樣與蘆笙老師父學手藝,與村民們談天說笑,但總感覺不對味,彷彿心裏失去了什麼似的。他的聲音,言談舉止,仍然歷歷呈現在我腦海中,而且顯得更為真實。我才發現,這幾日的相處,他在我心中已占了很大的分量而且投下巨大的影響。他使我能更客觀的看待自己與別人,而當我性急的個性冒出來時,我也會告誡自己等一等,去學習天上的白雲有多麼恬適自得。

他一直給予我很多形而上的寶物,但我卻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回報,甚至我還處處懷疑他,挑戰他。我就像大多數人一樣,在擁有時不知好好惜珍,等到失去時,才了解對方是多麼的好,甚至是一生難求。但這些人已像風一樣的吹過了。

 思念他時,我會取出他送給我的石蛋仔細把玩,我試過好幾次將石蛋對正我肚臍處,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我懷疑那天發生的事情,也是我另一種夢境,只是我誤以為那個夢境是真實的。這麼想,到底夢境是現實,亦是現實是夢境?我簡直成了夢蝶的莊周。我搖搖頭,他離開時也不忘出個題目給我。

 夜晚,我到田埂徘徊乘涼,已成為我例行的靜心儀式。我會進入田埂逗留一下,體會風的輕盈撫觸,然後轉彎繞道爬上坡至阿老的住處,又逗留一段時間,才折回來。這段路程雖然簡短,卻使我日間囂擾的心緒得以沈澱,尤其待在阿老居住的房屋內時,更是有一種無言的祥和感從四面八方襲來。於是,很自然的,就在他離開後的第三天,我便搬進他的屋子裏住。

 這是間小竹屋,屋頂有個小天窗,往南開的門的兩旁有兩扇小窗,另外三面牆壁各有一扇大窗。東面窗戶下靠著竹桌與竹椅,房間中央則是炊煮用的火盆,門外有儲水用的大陶缸。我在水缸中取出甘甜的山泉喝了幾口,坐去西邊窗下的床上稍事歇息。望著窗外的夕陽,不知不覺開始想念家。阿老在時,我很少想念家,現在孑然一身,備感孤寥,對家反而有種迫切的渴望。我渴望我的另一半也能在此,她一定會很喜歡這裏,因為她一直提議著等到孩子大了,一起找一個與世無爭的窮山僻壤,過著種種小菜,養養小雞、小鴨的田園生活。雖然我本身對住在哪裏沒有多大意見,但畢竟住慣城市,而且小時候也是鄉下孩子,我不覺得田園生活是浪漫的。因為物質條件比起都市來說,有很多不方便。所以對於她的提議,我並沒有很熱衷。

 我發現,阿老屋外的菜畦,生滿了很多野草,可怪我來這邊吃了好多餐都沒發現,現今正對著床上的窗戶往外看,一時很不能適應。於是我走出屋外,來至菜畦,俯身拔野草。拔到一半便覺腰酸。我開始思及我妻子的好處,平常家事都是她在料理,我只是享成者。如果有她在,這些事情一定會款理得妥妥細細的。喜好花花草草的她,在陽台上栽了很多盆景。一次,我去拔她盆景內的野草時,不被她感激,反而被一陣數落。我不知道她為何生氣,她盆栽中的雜草多到我不覺得盆栽種的是玫瑰。她埋怨我並叫我趕快離開她的草時,我不由的也生氣,反唇相激。她氣得哭了。與我冷戰好一陣子,直到我發誓再也不碰她的草。從此,我不再理會她的盆栽。任由那盆栽內的野草滋生漫延,她一樣澆水澆得津津有味,有時,盆栽內冒出不知從哪裏吹來的草種,她會樂得像個小孩子似的,打開植物鑑細察是什麼草株。我實在不曉得她是在種草或是在種花。

 想到那些流水往事時,我拔草的手頓時停下來。我又不吃這些青菜,我也不負責炊事,那麼,菜畦上長的是菜種或是野草,根本不干我的事。我回頭望向我走過的菜畦,竟然被自己嚇了一跳,菜畦上竟是滿目瘡痍的蕭瑟。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她那時歇斯底里的對著我大吼,「你不覺得你經過的地方,沒有一處生機!」

我確實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感覺內心很淒涼,甚至槁死木灰。於是,我俯首對著這些大地的子民,為我剛才幼稚的舉止敬上深深歉意,並回頭再種回去。當我種完最後一株被我拔掉的草時,內心非常開心,當微風吹拂她們輕鬆的搖曳時,我彷彿聽到她們也在跟我說謝謝我的了解。

 此時我滿身大汗,走去水缸洗手,又提了一桶水過來澆菜畦。水缸內的水快見底,於是我去村旁的小溪又汲了幾筒回來注入。等到忙完一切,太陽早下山了,天空渲染著淺紫、深藍、淡藍交織而出的彩墨,像是一個大畫家拿著蒼穹之筆,沾飽了這三種顏色,便在天空這個大畫布上隨意而流暢的一筆揮霍下來,三種色彩又隨著畫布上的水氣漫開,最後是交融在一起。我抬著頭一直觀看著造物者這件神奇的創作,竟不知饜足,又興起到阿老之前帶我去玩水的瀑布沖滌凡軀,於是便邁步前往。

 瀑布雖然離土村頗近,但很少人跡,除了上次我和阿老留下的足跡外,我還發現很多鳥蹼與獸印,其中雜有一種類似大貓之屬,這使我心底有些發毛,但願是我猜測錯誤。溪畔另有一些小孩紛亂的腳印,經過溪水的侵蝕,已經模糊不可辨。我找來找去,唯獨缺少其他大人的足跡,這使我頗為惆悵。這裏只有類似童玩心境的人才會來到。

阿老說森林內只要有湖泊的地方,便代表那地方是森林的聖地。而這個聖地,除了愛嬉戲的小孩與野生的鳥獸喜歡親近外,大人自己卻將自己屏隔在外了。我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很多美麗的景物我們並不能有所感覺,放假時我習慣待在家裏,忙碌了一個禮拜,身心真的很疲乏,懶得再動,也懶得再思想,電視成了我唯一的娛樂。

我很少再像現在這麼有閒有餘心,去體會風,嘗嘗水,與天地交陪。通常將我拉出去郊外踏青的人,是我的姪子。他一直在探索這個世界,而大自然就是他無盡的寶藏。他迫不及待的將我拉出我自己設限的坐井觀天、小小的世界,將我重新放回浩瀚的宇宙中。我從的眼中與他問我的千奇百怪的問題,再次體會大自然的奧秘與無窮的想像空間。

阿老說,有些森林聖地更因為政府與財團的掛勾,開墾的斑斑駁駁,像是一個絕代容顏的女子,無瑕的臉龐突然被畫上了幾口血痕的刀瘡。他說時的語氣是平淡的,然而我能感覺他內心底處的深切哀痛。

年輕時我曾經與一個喜歡山林的大學同學一起去爬他家鄉附近的丘陵,海拔三百公尺的坡地沿途,盡是盜建與濫墾。他指著那邊說以前曾是怎麼茂密的竹林,而這邊原本是個水塘。他說小時候他爸爸的爸爸便常帶他爸爸來爬這座丘陵,然後他爸爸也帶他一起來走這條對他來說,如綠野仙蹤似的迷幻小徑。他說在丘陵裏不同的地方,有小孩子們「各自的秘密基地」,有時在自己的秘密基地可以待上一整天,什麼事都不做。可是現在已經不同了,那些曾經的美好已成為記憶,他的秘密基地已經不見了。他也已經三年沒再來看這座丘陵。三年前最後一次他來「秘密基地」,那時他在外求學,半工半讀,放假日時也為了節省車錢,沒有回家,不知道家鄉早已改變很大,等到三年後回來看時,秘密基地已經不見了。當晚,他在窗口處眺望遠處小時眼裏的「聖山」時,卻被層層高樓擋住。他不自覺嘆了一聲。

我發現溪床中有一個史前貝殼石,我把它捧起來,這小小灰色扇形化石以前是海底的生物,費了好大的力勁與永久的時光才出現在這兒。算起年齡,它比我老上億倍,我尊稱它為阿媽或阿公也不為過。它死了仍是奉獻自己的身軀給地球,為這個石灰山型貢獻最後的一份力量。雖然貝殼口已經被石化的泥土填死,我仍是不自覺放在耳畔傾聽,不知道是風聲還是我的幻聽,我彷彿能聽到自從洪荒以來最偉大創造的歡呼,跟最艱辛的鳴咽。我將她擺在我脫下的衣褲旁,與「光之眼」併排在一起,我要將這兩塊石頭帶回去,告訴自己不要忘了屬於大地中的美好。

一道流星從遠天劃下來,這裏很容易見到流星,上次和阿老來時,我們一起躺在大石上便見過六顆,阿老為流星取了一個我認為更貼切的名字:「星淚」。他要我注意星光顏色的不同,有白的、藍的、橙的、紅的、黃的,也有綠的。以前我從不仔細看,以為都是白色的,直到那夜我才知道每顆星星的顏色並不一樣。「沒有一顆星星是一樣」,他說,「就像我們的星球也是獨一無二。」我們那時各自許願,我許身體健康,家人平安。問阿老許什麼。他說「願星球上所有的一切安好」。我那時不知道這句話的深意,但此時卻有股很深的感慨。

我問他曾經在什麼樣的狀況下也留過淚,他說他不記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光采的事。我那時大笑。到現在我才發現他走了之後的百般孤寂,一股彷彿週遭空氣都被抽走的窒息感。

他的身世對村民來說一直是個謎,私底下打探村民的結果,是一個平默寡言的外來客,但擅長巫術,醫術很高明。他剛來村時鄒英家的小孩患有羊癲,身子會無來由抽搐不已,一次又發作,阿老在小孩耳朵裏吹了一口氣,講了些莫名奇妙的話,三年來便不曾再發過一次。

還有鄒達老阿公得到末期肝癌,他隨手採了些草藥熬汁給他喝,喝上一陣子便痊癒了。我曾問阿老他是怎麼辦到的,他說他只是對他們的靈魂辦事,他們的靈魂聽懂了,就好了。我問他是不是持西藏喇嘛所傳的咒語?他只是笑笑,說我根本不相信,所以他也不想現在告訴我,以免我對上古智傳的誤解。

我去問同是村裏的巫師,也是後來拜阿老學法的鄒修問到底那是什麼咒語可以治好疾病。「你知道你一直沒事。」這個人很恭敬的向我透露。他說他曾經試著做過,但沒效,最後他表示,只有心底真正認定「沒事」的人,講這句話時才有力量;而他都還差得遠。所以即使唸出同樣的句子,力量卻天差地別。

鄒修是巫師世家,他過逝的老爸曾經預言自己兒子後面還會有一個人來當他的老師。這個會預言老巫師能通靈,據說能來去靈界,曾在靈界的某個地方見過阿老。他看到阿老當時對著宇宙某一個角落默默注視,忽然掉下眼淚。他看著那滴淚水從宇宙的中央直直墜落,到達一顆藍色行星,卻被一股很頑強的力量拒絕。於是,這個老巫師當時也不禁哭了。老巫師說阿老其實可以離開的,宇宙太多角落在歡迎他。鄒修紅著眼跟我說。

我那時雖然感動,卻也認為太玄,便將這件事情淡忘。直到昨夜自己親自體會到深刻坐忘的明空之境,我才了解,在某個層面的知識上,我仍處於幼稚園階段。我一直用自己小小的腦袋瓜去衡量人家的「玄談」,自然處處誤解,而且錯解得離譜。如果說人是因思想而活的動物,那麼這種人根本活在與我們不一樣的時空中,而與他們思想不一樣的我,很難去想像我一直將他們的話語解讀或轉譯得如何錯誤百出。

 

阿老正傳(二十)


創作者介紹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