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台經典中的經典劇,草山春暉,廣受好評自不待言。
劣者之前斷斷續續的看,不知頭尾,不過每看一集,真有餘音繞樑之感,久久不能自已。
這部戲,多年後,仍是劣者最想重看,而且想完整看完的劇集。
目前全集看完,誇讚戲好只添蛇足,劣者想換一個角度來談這部戲,首先想談的是社區營造方面。

高家可以說是跑在社會的前端,是最早期就懂得社區營造的地方望族。

未命名-1.jpg  

圖示,是古時候人民,凡所學有成、有知識、有財富之人,都會在自己故事做的事。他們將自己的福澤廣披家鄉族民與鄉里人民。

古社會,社區營造起頭者,多半為地方有頭有臉的人物。
古社會社區營造的基本椿腳,包括:

1讀書人──教學
2有前瞻性的人──規劃者
3商人──出資金、創造就業機會、購買義田、建廟
4地方名望──說客、籌募資金、說服里民一同參與、與官員地痞打交道

這些椿腳,高家人一手包辦,有些還扮演二種角色

讀書人:高爺
商人:高父、高母
地方名望:高爺、高父
說客:高銘宗(說服里民前來讀書)

高家人為湖田里民所做的事
1研發高價值花材栽種,傳授里民──高父
2開辦讀書會,教育里民認字與忠孝節義──高爺
3購買義田──高父(幫人買田付頭期款,導致自己生病沒錢看病)
4出資金──高父、高母(有錢就幫助沒錢的人)

這其中,最大的幕後功臣,是高母。沒有她,湖田里社區營造不可能順利。
高母扮演的角色很吃力,很勞累,是個錙珠必較的出納人員。
財務的控管是社區營造很重要的部分。什麼錢該花、怎麼花、如何花到最省最有效益。
高母是個中高手。

這個高人還必須隨時扮黑臉,而扮黑臉的人,總是吃虧的。

高爺是個吟風賞月的讀書人,不管事的,不知道持家的辛苦。
高父是個天性海派、樂觀,也不知道家裏眾多人口、親朋好友每每要請客、要吃飯張羅的勞累。
肉體的勞累也就算了,在煩惱家裏人人要吃飽、里民隨時要幫忙的資金流出與流入的計較下,高母一一撐了過來。

這個女人偉大而且了不起,她是劣者最佩服的人。不得不來插話寫寫她。

這個女人值得佩服的地方,不只在於撐起一家子。她還有很多辛酸自己吞下肚,因為辛酸最多,讓她變得很愛啐啐唸。
她對自己很省,凡事躬親,對媳婦卻不是如此,還請了個佣人幫忙媳婦。
連自己的長女懷孕,也沒有這般優渥對待。

對自己,她是個守財奴,對別人,則不是。雖然,為別人之前還是會碎碎唸一下。
這個個性讓她很吃虧,但她的行為卻永遠領先她的嘴巴,她的行為充滿著愛心。
看到人家浪費,就唸;女兒被倒十萬元的帳(在當初,十萬元是很大的),罵傻,一邊罵一邊仍是幫忙。
這種人要透過實際相處,真正去了解,才能倒吃甘蔗。否則一開始會誤認不好相處。

她的長媳,就一度認為自己老是被唸被誤會,傷心落淚。
後來知道高家的傳統,這個傳統腳踏實地,沒有什麼不好。
何況,和她父親的家訓差不多,所以,她很快融入了。並且開始倒吃甘蔗。
善良的媳婦和善良的高家在一起,碰撞出溫馨的火花。

高父的角色,沒有高母來得難。因為高父是白臉,扮演白臉總是得人緣,走到哪都有人支持。
假設,今天靈魂要投胎,有人叫你扮白臉,然後說自己願當黑臉並給予你最多支持,你願不願意當呢?
當然願意。因為白臉的課題,沒有黑臉難。

所以高父/高家的最大支柱,是高母。
沒有高母,高家不可能興旺。沒有高父,高母絕對能一手撐起一片天。
高母實非凡人也。

通常社區營造是集結各種不同人才共同完成,湖田里獨特之處,是由高家人獨立完。
高父、高爺,不約而同都是規劃者,其他人視任務盡力配合完。
社區營造不是小工程,而且過程有各種辛酸,而辛酸最多的,當然屬高母。這個持家的人所受的辛酸,劇中輕輕點及,就因為輕而淡,反而增加了劇情的深度,留下很多空白讓觀眾自行玩味。
而且每看一次,玩味一次,味道都不同。

以現代人的角度看,六十年前,就能把社區營造辦得如此出色。而且是單憑家族成員之力辦成,簡直匪夷所思。
社區營造不是小工程,必須結合在地特色、人文,然後想辦法創造在地的經濟價值。
高父,在下意識中,就知道該如做這些事,而且做得有聲有色。

高父是個花農,而且下意識知道如何結合草山土壤氣候,發展在地的地方特色,幫助里民創造地方價值經濟。
這除非擁有前瞻性的判斷與眼光,否則隨時都有可能規劃錯誤,滿盤皆輸。高父是個有智慧的人,也是湖田里民的福氣。
當然,沒有高母,以高父的個性與為人,劣者認為高家早就垮了。垮在「軟土深掘」的個性。

隨著物質文明提昇,人性越變越淡薄。「吃虧就是占便宜」不太適用現代社會。還好高父是生在民風仍是純樸的光復時期,民風會感恩、惜緣。

現代人會感恩的少了。


影片為大愛台所有,若侵權請告知

喜歡的人請支持正版,值得收藏一看再看好片

這部戲,很多溫馨場景讓人動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喵~ 的頭像
貓喵~

前世今生/新時代思潮研究網

貓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